禁域之境

存放

【酒驾】stay out past curfew(上)

【酒驾】stay out past curfew(上)

 

守望先锋    CP 藏源

 

少主半藏X麻雀源


------------------------------------------------------

存活证明。

两条神龙夜不归宿,结果去了love hotel的无厘头段子,含一些风暴语音的小梗。

标题欺诈,不是为了写肉(可能),大概是为了520写个藏源小故事,很轻松,主要是为了好玩。

谢谢买了行走之月的小伙伴,如果大家食用愉快就太好了。

祝愉快。

------------------------------------------------------

 

岛田源氏这会儿觉得额角很涨,他坐在酒店房间沙发的一角,猫着背把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手掌中,耳边的“噪音”搅扰的他哭笑不得,自己神龙之力觉醒了本来是件好事情,半藏又肯陪他出来庆祝他也高兴的很,而事情怎么会变成眼下的状况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下彻底完了。”源氏想。

------

 

这些日子,岛田家族可谓好事一桩接着一桩的到来。

源氏觉醒了神龙之力的时候,半藏没在家中。他的兄长刚刚结束了成人礼,毕竟是帝国家族的长子,成人式自然繁复的要命,源氏和半藏倒也习惯了家里这些大大小小的祭礼缛节,仪式结束之后,新任的少主就出去执行他继任之后的第一次任务去了。

 

也许是看到兄长越发成熟威严的背影,如同小孩子看到年纪大的伙伴总会伴有对成长的渴望一般,源氏突然也带着多少想要跟上兄长步伐的心念,训练和冥思的课程都突然用起心来。那日源氏冥思之时隐隐感受到北风神龙的寄予,身心合一,领悟了天赐之力的驾驭之道。神龙降临,天地都为之变色。

 

虽然不在家中,同为神龙寄予的持有者,半藏也自然在内心中有所察觉,他快速的解决了手头的任务就急急的往家中赶回。他仍然记得自己神龙之力觉醒的日子身体所承受的巨大负担,就算是非常善于隐忍的半藏那些日子也不得不在夜晚时而把自己的绣着龙纹的膀臂沁在冰水里以缓解神力对人类肉体侵蚀带来的疼痛,源氏虽然训练时还算认真,但也是娇惯惯了的,怕他承受不来。

 

“哥哥!!你回来了!!任务还顺利?”眼前的黑脑袋兴奋的像早春得食的灵雀,扑棱着翅膀就飞了过来。

 

“源氏?你身体……还好?”半藏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弟弟的问话,看源氏活蹦乱跳的精神样子,倒疑惑了起来。

 

“好的很!”源氏挥了挥拳头,满脸得意的样子。

 

“可以将力量付在武器上了?”

 

“感觉不仅仅在武器上,我觉得现在自己体内都充满了力量!!”

 

“龙纹的地方,若是痛苦的话,我那里有些抑制的方法。”半藏话语间轻轻拍了拍源氏的腰背处。

 

“哥你的表情怎么一脸询问我会不会死掉的样子?”源氏撇撇嘴,“难道说哥哥你神龙觉醒的时候,很疼?”

 

半藏锁着眉头点点头,言语间带着些不确定的调子,“是的,还是会有些反应的。你真的...?”

 

“当然是真的可以召唤神龙了!“源氏以为半藏又要认为他乱说话,急急的辩驳起来,“只不过还没有那么熟练,不然我现在就召唤给你看!”

 

“难道说……”言语至此源氏突然眼珠一转想起了什么一样,“难道说,因为我的力量是超过哥哥的,所以身体才完全没问题!我要去告诉父亲大人!”

 

话音还没落下这只雀鸟就这么自我确认了,自得其乐一样的踩着树枝跃走了。半藏叹了口气,也没去戳穿他的胞弟毫无凭据的判断,心下自想着你要真的实力强过我了倒好,早些时候在训练中半藏时而放点水也让源氏在比试中偶站上风,源氏也是现在这样自信满满的得意上好几天,觉得自己真的赢了半藏。似乎家族和训练都不重要,偶尔能够超越他的哥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然每次源氏的这种“误解”都会在之后不久的某次和半藏的比试中再被彻底的“压制”中解除。


当然在不就之后某次同样的误解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惨痛后果。

 

那些都是后话,此刻半藏在嘴角上扯了个令人无法察觉的微笑,抬眼看了看岛田城庭院中的繁樱,阳光带着明快的颜色让周围的气氛变得轻松,也难得岛田城的新少主终于算是放下了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份包袱,半藏的第一次任务完成的也顺利,他下意识的掸了掸肩膀上的尘理了理衣服,就去面会父亲了。

 

这是一次愉快的父子谈话,源氏开心的把自己强过哥哥的力量添油加醋的描绘了一大段,惹的宗次郎笑的差点打翻桌角的盆栽,好在半藏正坐在一旁赶紧伸手接住了才没有把这好好的对话变成一桩惨剧。

 

“父亲大人!今天放我们一天假吧!家族的酒宴兄长又要饮酒,不如让我们出去找个轻松地方庆祝庆祝。”源氏爬到宗次郎身后又是揉肩又是捏背。

 

岛田的大名看自己的小麻雀正兴起,自然就随了他的心愿,宗次郎整了整披在肩头的黑色羽织,摆摆手,“你们去罢,麻雀不准饮酒,门禁前回来岛田城便是。”

 

源氏欢呼一声,抓了还在跟父亲行道别礼的半藏的手臂就把他生生拖出来,“哥哥!走!我带你去寻个开心的地方。”


 

待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花街上的门店也都点起了灯火,在源氏常常光顾的店里,岛田家的两位少爷正在吃喝的开心,年轻人们同样叫了些年龄相近的友人或别家子弟。半藏今日出来少有的穿了件亮蓝色和服,绣着金色双龙家纹的羽织挂在一边,头发也没有束着,他正斜靠在一个横置放的木椅上,葱白有力的手指擎着鲜红的酒盏。觥筹交错几番,半藏半眯着眼睛欣赏着芸者演奏的和歌舞曲,而源氏的目光却被牢牢的锁在半藏终于放松的眉宇之间。


空气中的酒香萦着婉转的和歌,与歌妓艳色的和服混绕出相得益彰的欲色氛围。兄长英挺的腰背,散开的黑发,只在宽松的衣袖间露出的手腕上的一小截龙纹,都在无声的扰乱短发青年内心某种不能言喻的情绪。

 

“源氏,你家兄今天和你一起出来玩,又不会说教你,你老这么紧张的盯着他看干什么?”

 

“咳,谁紧张了,”突然听到友人带着不明笑意的言语,源氏清了下喉咙摆摆手,赶紧收了收神,随便往嘴里塞了口裹着青叶的沁了清酒的梅肉,含混的在嘴里小声的嘟囔起来,“再说谁在乎他的说教。”

 

“不过半藏会跟你到这里来,也太少见了。”

 

“那你要看是谁叫他了。”源氏一脸得意。

 

“我还真不信你叫他去哪里他都去。”

 

“你少激我了,我源氏哪里不敢去,他半藏又怕什么。”

 

“爱情酒店。”一直在这边搭话的友人突然小声在源氏耳边念了几个字。

 

“什???!”源氏还没听清,或者说他没分辨清友人的挑衅。“我们是兄弟!去那里做什么?!!”

 

“谁让你们两个去了,”这位小少爷吹了声口哨,带着酒后玩味的语调,“你敢不敢怂恿你家兄去那里?!还有你脸红什么?”

 

“滚滚滚!酒喝多了吧你!”源氏用力打掉拍在自己肩上的手,目光不停的瞟向不远处的半藏确认他是否注意到了这边的对话,源氏声音不大,但是语速突然快的惊人,“你们就是想看我哥的笑话吧!回去了我们!”

 

友人哈哈的笑着,看着源氏一起身走到半藏面前,抓过兄长手中的红盏一仰头一饮而尽。半藏慢慢的抬眼望过来还未开口,就被源氏打断。

 

“门禁了,兄者,回去吧。”

 

半藏嗯了一声,歪了下头看到源氏讲话时莫名刻意避开了自己的眼睛,也不多问,撑起侧躺的身子理了理衣装,兀自先起身大步走了出去。“你们接着玩。”源氏帮半藏拿起他的羽织,回头和一起玩笑的各家年少子弟们打了个招呼就随着半藏离开了充斥着热闹氛围的酒场。

 

当二人的身影从温色的房间里没入到冷清夜色的街道中,源氏抱着羽织小步跟着半藏前行,走了几步觉得有些凉意麻雀便把羽织自己披了起来,再加快几步赶上兄者的步子,这时他才突然注意到半藏前行的方向并不是岛田城的方向。

 

“哥哥,不是那边。”


“我还不想回去。”源氏这才注意到半藏的口吻中带着明显的醉意。

 

“可是父亲大人说了….”

 

“刚刚你说去哪里?”半藏打断了源氏的话,“爱情酒店?”

 

!!!天呐,你听到了什么!!!源氏觉得自己这次大难临头了。







TBC

------------------------------------------------------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