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超载】其六 源氏变成猫了!新年篇

【超载】

其六

------------------------------------------------

守望CP 藏源

还是源喵的小段子,这个好久没更抱歉。

新年嘛,吃吃橘子祈个愿什么的。想着半藏也许也想只带着源氏就只两个人一起去神社初诣吧。

一如既往的甜饼派,自乐,CP藏源,擦边球。

祝愉快。

------------------------------------------------


“源氏最近哪去了?”岛田的大名在饭茶之余问过自己的长子。


“休学旅......修行去了。”半藏满脸认真,端起茶碗自己喝了一口,茶杯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不容易。”大名余光看了儿子一眼,简短的回答了一句。


“你最近养了只猫?”

 

“咳咳!”

“只是个忍具.....”

“忍猫,任务用的。”

 

“你照看好它就好,”岛田的大名等半藏磕磕绊绊的几个字说了好半天,“贺正的祭礼源氏不能参加了吧?算了,你看好他就好。”


“是的,父亲大人。”


半藏帮父亲添了茶,行了礼退出来,再把木门轻轻合好。这时他才晃过神来,父亲刚才是说让我看好谁?


大名目送长子离开,打开了一个木漆烟叶盒子,理了理,低声哼笑了一句,“我家的大儿子终于也学会讲这些诳语了,不容易。”



 

入冬之后半藏曾经给源氏猫买过一个很精致的猫窝,冬暖夏凉,垫了非常舒服的垫子,绒布还是小鱿的款式,半藏满脸帅气的拍拍手让源氏猫进去试试,源氏猫站过去,几爪子把垫子的布料抓开了线,再窜到他的八层猫爬架的顶层,居高临下满脸不悦的看着半藏。


当然,猫窝一直放在半藏的屋子里,只不过源氏猫认定的猫窝是半藏的团铺。冬暖夏也暖,非常舒适,源氏是这样觉得的。


入冬之后半藏屋子里也添了被炉,新年的前夜半藏和家族吃了晚饭回来夜已经很深,他带着些食物和歉意回到屋子里准备哄源氏和他一起等新年,拉开屋门只见源氏猫正和一碗红豆年糕扭打在一起。装年糕汤的碗从桌子上掉下来扣在地上,红豆沙滚了一身不说,猫爪抓着年糕的一边另一边用尖牙叼着扯了很长也没有扯下一块,然后两爪并用的结果就是两爪都缠上了年糕不光吃不进嘴里,反而更加纠缠不开。等半藏看到赶忙把他拎起来把那些年糕都摘掉之后,还见这小猫对着那团和他一样的白团子弓着背立着尖牙,表情就是两个字“超凶。”

 

“好了好了,你又不能吃这种东西,谁送进来的,”半藏一边安慰着一边捞着浑身豆沙的小猫给闪进浴室给他洗澡。少主把头发缵了个团,挽了衣袖,和服的下摆随意的塞在角带里,先把源氏按在温水的木盆里,一边揉着身上的浴液一边仔细的叮嘱起来,“父亲那天问我你去哪里了,我告诉他你出去修行了,父亲大概认为你是因为不喜欢贺正家祭礼仪所以跑出去了,也没追究,你变回来之后可别说漏了嘴。”


源氏向来喜欢热闹,花村的各种祭他都乐得参加,不过对于家里礼节繁复的祭礼,他向来是能躲就躲的,不过当下源氏猫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兄长的腿,他找了个身上和视觉都很舒服的姿势把自己搭在木盆里。


“昨天先生来过,我问过了关于忍猫的训练,不管怎么样。过了新年你也得训练起来,不要天天偷懒。”


温温的水流浇在身上,源氏翻了个身,扬了扬脑袋以免水碰到自己的耳朵。半藏厚实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游走,怎么都觉得很满足,刚刚和年糕斗气的事情已经完全抛在脑后。


“这些天家里有祭礼,我去参加,你乖乖的在屋里不要惹事情,不准乱吃那些东西,你上次偷吃了什么还假装跟我吐毛球?!明天一早…”半藏突然顿了顿,“喂,我讲话你听到没有?”


源氏喵着应了几声,听进去没有不知道,喉咙里发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半眯着眼睛,正享受着半藏用烤过的温软毛巾裹着给他把毛擦干,再用梳子梳顺,半藏每次给源氏猫做饭也好,洗澡也好,装玩具也好,表情都会非常认真,源氏喜欢看他哥哥一脸认真的样子,持弓练习的时候也好,现在也好,动作中偶尔半藏的手抚过他的白团爪子源氏猫就会探过头过去轻轻的咬一口再舔一下,这算做占个小便宜。


 

再回到房间半藏自己盘膝坐进被炉里,再把源氏放在自己的腿上也塞进被炉里盖好,只留一个白脑袋在外面,并且要求他不准出来,原因是刚洗完澡外面冷。


源氏猫一个下午听着新年家里乱糟糟家仆的足音在木制的地板上踏过来踏过去的声响,晚上又和年糕战斗,刚刚再洗过了个舒服的澡,这会在温暖的被炉里,嗅着被炉桌子上烤着的橘子的水果清香气和半藏身上本来就带着的茶香,终于安下心来此时乖顺的倚在兄长怀里,他迷迷糊糊的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压上来,又因为是圆圆的所以放不住,呆一下就会滚下来,然后再被捡起来又压回来,终于有一下放的稳了,他听到头顶传来只有气音的细小笑声。


“幼稚,半藏。”源氏猫知道一定是半藏在他头顶叠起了橘子,在心里暗暗的念了哥哥一句,晃晃脑袋钻到半藏衣服里,也不管他自己现在呆的位置会蹭到哪里,然后嘴里带着细小的呼细睡过去。



 

“源氏。”

“源氏…”


小猫动动耳朵。


“源氏,醒醒。”


源氏恍惚的睁开眼睛,看自己还睡在半藏衣服里,四周天色尚暗,源氏觉得身上很暖和,但是吸进鼻子里的空气很凉。源氏猫醒了醒眼睛适应了光线发现自己正在花村后山附近的一处神社里,然后听到半藏拍手的声音,抬眼间看到兄长正在闭目祈愿,源氏也跟着闭上眼睛,默默的许下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从小到大,他们第一次可以这样跑出来没有旁人来行初诣,不必想着家族会怎样,半藏现在在想什么,源氏不知道。源氏只是许下了很自私的愿望。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行完礼半藏神秘兮兮的对源氏挤挤眼睛,顺着参道走出去,步履很快,藏蓝的羽织在行走间遮住的怀里小猫的视线。


“喵~”源氏想要探出爪子拨开眼前的布料,看半藏带他走到哪里去了,但是又被压住。


“到了告诉你。”源氏不知道他家看起来非常古板的哥哥这是搞的什么花样。


视线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源氏猫睁圆的眼睛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神社外参道边上有一排古松,冬日的雪厚厚的付在松针丛上,源氏从小也常到这里玩,还没有搞明白半藏的意思。


“知道吗?源氏,这片树林在这个时间,是最漂亮的。”半藏拖了拖小猫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我一直想带你来看一次。”


元日的第一缕阳光刚好穿过层层密密的树影,松针的间隙和晶莹的雪片刚好把这缕阳光打散了映过来,散碎的金箔铺在闪着翠绿镜光的绿松针上再折射进眼目之中,此时枝头刚好飞过一只雀鸟,轻盈的踏在松枝上唱起轻快的短歌。


“很漂亮,不是吗?”





TBC 新年篇完

----------------------------------------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