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酒驾】Wolves (上)

【酒驾】Wolves(上)


 


守望先锋    CP 藏源

 

白狼半藏 X 银狼源


这章还是年轻的两狼人  银狼机甲的事情在后面。

 ------------------------------------------

也是一直以来很喜欢的一对皮肤,白狼和银狼,源胸口和半藏肩上那个狼字一直很戳,于是编个小故事自己玩玩。

觉得这个故事应该出现在冬天,终于花村有了冬天的雪景,开号过去截了图,自己还挺喜欢的。终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那两个“狼”字。

故事是独立的。游牧源依旧和狼神愉快的生活中,正喝着小圣的鹿血(喜)酒,这篇带着酒驾的前缀只是我想开车的意思。

两个都是狼的话,会比较强强,注意避雷。

祝愉快

--------------------------------------------

【1】


如果有人宣称冻土之上的白狼群里有两位首领,他们和睦相处,共同带领着狼群统治这边大地,而且他们都是雄性,有谁会相信呢?

 

在真正的严冬到来之时,霜原之上正在展开一场猎杀,两匹白狼正在捕猎极地野牛,三头野牛聚在一起快速的奔跑,砸的大地都在震颤,野牛群需要聚在一起,这样才能避免被狼猎杀,然而自然捕猎的高手知道该怎样去做,两匹年轻的头狼正驱赶着这三头野牛不得不奔跑起来,在不断奔跑的过程中,就会有气弱的野牛慢下来,或在慌乱中跑开方向而落单,两匹白狼是敌不过体重是它们五倍的成群野牛的,而一只落单的野牛就可以成为它们过冬的可口美餐。

 

当然如果两匹狼先用尽力气,它们和它们的族群将失去过冬的依靠。

 

两匹白狼配合绝妙的驱赶着猎物,在自然的角逐中,年轻的白狼站在了食物链的上端,终于一头野牛用尽的力气,两匹狼中体格较小的一只看准野牛在奔跑中迷惑方向的一瞬间,扑上去将尖利的獠牙刺入厚实的皮毛中,野牛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挣扎的将它甩开,踉跄的借着惯力又往前跑了几步,块头较大的白狼快跑几步挡住野牛的去路,它停下来,金色的瞳孔透着杀戮的寒光,在可怜猎物想要转个方向奔着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逃走的一瞬间冲上去,一口了结了它最后的希望。

 

【2】


极地雪山边厚雪覆盖的边缘有一处地形上的低地,在远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走近地底的边缘就能看到一个灰色的石城建筑,人们不知道这个建筑是哪里来的,只口口相传这里是狼群的领地。

 

“疼疼疼!哥哥你能不能轻一点!”


“这点疼给我忍着。”

 

城中内室里闪着暖色的火光,木炭燃烧后飞起细碎的星火,把冰冷的石砖墙也衬出了温度,内室中间铺着一块棕色的鹿皮,一个银色短发看似人类青年正盘膝坐在中间,与人类不同的是他拥有狼耳和一条长尾,此时只穿了一条宽松的淡黄色裤子,腰上缠了白色腰巾随意的打了个结,尾巴甩在外面,上身赤裸,左臂上箍着银质的飞鸟纹样臂环,金色的图腾纹样印记划过青年有着优美曲线肌肉覆盖的肩背,像极了割裂夜空的新月。跪坐在他身后的人看起来比他略年长一些,一头雪白的长发披下来在脑后束了个简单的结,两人基本一样的衣饰,不过这位穿戴非常整齐。


此时年长者正在把药酒倒在手掌上,压在短发青年的后劲处揉压,空气里满满的弥漫着红花和茜草的味道。听了青年的抱怨,虽然口中要求他忍耐,手下却也动作柔和了不少。

 

“源氏,你要是知道痛的话,下次就不要这么莽撞,那头野牛还在奔跑,你就冲上去。”


“半藏你说,为什么我们明明拥有人的姿态,可以持有兵器,还要干这种徒手厮杀的活?简单点不好吗?”


半藏和源氏,是他们的名字。


“住口,我们是狼,这是我们生存的本能,作为族长一支,我们必须要保留本能并让狼族延续下去。”半藏说着,扶着源氏的颈侧手腕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把皮肤下可能淤住的血块揉开。


“疼疼!啊!说了轻点,我知道了,知道了,这是我们的职责。嘶…… 这里还挺舒服的,哥哥再揉一下。”


啪!半藏在源氏手臂的上拍了一下,“好了!”随手抄起一条毯子披在了他的肩上。


“哥哥,你这一拍我大概伤的更重了,”源氏回过头冲着半藏咧了咧嘴,“你就不能哪次手下稍微温柔一点?你的力气有多大你自己不知道?”


半藏正低头把草药和药酒整理起来,“我看你不是还挺享受的,我累了,去帮我倒杯酒来。”


待半藏把散乱的东西整理好,才发现源氏压根坐在那里没动地方,一双明亮的眸子映着屋子里的火光,托着腮正直直的看着自己,目光相对的一瞬间,这头银色的野兽就一下扑过来,被袭击下意识的反应让半藏用手臂一挡,一口被银发青年咬住。


年轻狼人虽然现在是人类的姿态,但是毕竟是狼人,带着獠牙下口一下子将身下狼人的手臂咬出鲜血,血液顺着牙齿和皮肤的结合处流下来,滴落在自己的身上,半藏也没出声,只忍着疼痛握紧了拳头,由着源氏咬下去,当源氏觉得这一口咬的痛快了些,就将犬齿从同样带着金色纹样的手臂皮肤里拔出来,伸出舌头一口一口的将嘴边还在渗出的血液卷进嘴里,带着满足的深情,本来棕色的瞳仁慢慢开始变成金色,银色的长尾高高的卷起来。


 “这算是恩将仇报?”半藏锁着眉头任他舔吃够了,压着肩膀把他推开一些,自身强大的回复力让那个看起来有些骇人的伤口很快愈合了,只有一点浅色的印记。


“哥哥弄疼我了,我要报复回来。”源氏满足的用舌头舔了下自己的牙齿,得胜似得翘了嘴角,却在下一秒失去平衡摔在半藏身上。


半藏没有给他得意的机会,手绕到源氏臀后的尾巴根上一抓再往怀里一带就成功的制住了他。


”拿疼当享受的可是只有你一个。“




TBC

----------------------------------------------------------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