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强行并线】“Marry” Christmas Eve!(8-12)(完)

【强行并线】“Marry” Christmas Eve!(8-12)


 守望CP 藏源

圣诞文 傻白甜


--------------------------------



蛋糕play小车了一下,啃啃抱抱。

这种不用拿图片发了吧。

源氏没有想这个问题,他换了白兔源的涂装,他哥可就说什么在他这里的反应都是假的了!

这里当然不是假的!

一直订节日蛋糕的店今天草莓蛋糕没有货,嗨呀好气~ww

祝大家圣诞快乐。


---------------------------------



{8}

“…………………你是谁”


如果手里没有提着那个自己精心挑选过的蛋糕,大概半藏此时会丢下东西关好门再重新打开一次。


同理源氏。


“哥…… 半藏?!!!”


“源氏….?”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源氏觉得自己的散热栓都要自动开启了。


“你怎么……”半藏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同样的话问出口。

 

{9}

圣诞夜。


覆雪的街道到处都点缀着红绿的彩灯,烤火鸡和糖果发出诱惑的气味,和每一个圣诞夜一样,这个充斥着温暖甜蜜的节日让被包容在其中的人感受着幸福和甜美,在久违了的温暖氛围中,这对如释重负的兄弟终于可以在异乡享受一次只有他们两人的温柔乡。

 

半藏在国王大道完成了任务之后没有来得及回守望先锋的基地,原因很简单,因为之前某个“混小子”在出任务之前的某些行为,搞得他不得不在浑身燥热的状态下在基地的高塔上吹了半夜冷风,然后再去拼死拼活的执行护送任务。任务结束后,理所应当的发烧了几天。虽然这点小病对于常年流浪的武士来讲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决定快点休整一下身体然后两人直接在美国汇合,因为这个圣诞节,他是可以和只和源氏一起度过。

 

这位负责任的兄长深知自家的弟弟在期待和他一起度过各种“幸福”的节日的时候如果他“跳票“,那就要承受很久的抱怨和铺天盖地的花式“报复”,比如小时候因为家事的原因没有陪源氏参加岛田城的樱祭,结果源氏把本来买给半藏的糖苹果敲碎,“均匀”的撒在兄长一尘不染的房间各处,以至于半藏在自己已经用了6桶水清理过的屋子里睡醒之后,发现被子里也被撒了糖皮碎,沾的自己一身都黏黏的。

 

“源氏!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给我清理干净!!再去后院的石井边上静思4个小时!!再读50遍家训!!!”半藏身上睡觉时穿的浴衣也没有换,头发披散在肩头,用自己听起来最有威严的声音吼着扒在窗口等着看好戏的绿脑袋。


“不管!!是哥哥先放我鸽子的!我都在后山可以看焰火的最好位置买了吃的占着位置等了哥哥4个小时了!!你还有什么道理罚我!”源氏一听一步从窗口跳进来不甘示弱的反驳。


“源氏你都几岁了!”


“16岁!!”


“16岁还这么任性怎么能做一个优秀的武士!名誉,忠义,克己你都白背了吗!”


“那哥哥骗我就是武士之道了?!义、勇、仁、礼、诚你都没做到!”


“我是有正经的事情要去办!”


“我的事就不是哥哥的正经事了?!”源氏说这话时眼角都红了,脸气的鼓胀起来。


几轮辩驳下来,这位兄长发现完全说不过他的弟弟,自知自己食言在先也确实理亏,半藏也拿闹脾气的源氏没有办法,闭口憋了半天,算是道了一句歉。


“岛田城的樱花常年开着,找个再暖一点时节,我让他们再准备一次樱祭陪你行不行?”


“哥哥不许再骗人!”


“赌上我的荣誉。”


源氏这才露了笑脸喊了句“哥哥对我最好了”,一把扑抱上来,也沾了自己一身糖。


“好了,快帮我清理干净。”半藏把这只树袋熊从身上撕下来,指了指沾满糖浆的团铺。


“那个我才不管,我只管清理哥哥,”再次扑上来的小树袋熊这次认真的把一早就起来和他吵架衣衫不整的岛田城少主压回被子里,用充满性意味的方式把自己恶作剧的杰作一块块的舔掉,“哥哥,真甜……我清理干净了,哥哥还要罚我吗?”


“当然要。”19岁风华正盛的青年哪受得住这番撩拨,翻身把这不安分的小雀鸟掀到自己身下,“不过我决定换个惩罚的方式。”


“哥哥罚的温柔点。”


“好。”


半藏足够温柔,但是被什么注定的命运没能让他履行自己的诺言,他失掉了自己被赌上的荣誉。

 


{10}


半藏走进屋,放下手里的蛋糕盒子,卸了背在肩上的箭袋,在源氏紧锁着的目光里拉开厚实外套的拉链脱下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简单整理了一下贴身穿着的黑色内衫,大概是为了随时战斗方便拉弓,内衫紧紧的贴着身体,勾勒出比裸露在外更加性感的弓箭手的完美身体线条。


“兄者,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的这幅打扮吗?”源氏终于受不了内心的问号们,带着敬称开口直接问过去。


“也没有什么,很多事情变了,自己只是想做点改变。”半藏下意识的抬手捻了捻新近穿在耳上的金属耳环,几步走到源氏面前,“倒是你,这幅打扮不想解释一下吗?还有这个房间是你定的?”


源氏来美国之前请雅典娜开放自己的修补系统,给自己换了个涂装,全身都雪白雪白的,本来绿色的光系统全部换成了红色,发带也换了红色的水纹款式,没有和平时一样飘在脑后,而是束了个礼物结,不仅如此,身后本来用来装备胁差的固定卡扣处用磁铁吸了个毛茸茸的白色圆绒球,配上贴在原本面甲两侧的的尖角边的一对长长的茸玩具兔耳上去,活脱脱的一只白色机械兔子,而源氏选择的房间是带着宽大双人床的情侣房间。


“我想要增加点节日氛围嘛。我知道哥哥你喜欢清简的房间,但是我也想做点改变。”说话间源氏看了看蛋糕盒子,“这是我的圣诞礼物吗?”


半藏想到自己买的蛋糕的模样,忍不住摇头笑了一声,伸手示意源氏去拆就是了。


“噗!!!哈哈哈哈!”果不其然当源氏拆了包装之后大笑起来,红色的电子视屏都闪烁起来,“哥哥,你这是买了一个我吗?”


白色的奶油蛋糕,周围点缀着鲜红的新鲜草莓,大概是为了突出圣诞冬季的效果,草莓上被散了一层雪白的糖霜。


“我怎么知道你把自己涂成了这个样子?!”


“哥哥还记得我喜欢吃草莓?”


“这种事情不需要记忆,”半藏拿掉包装将整个蛋糕都托出来在桌子上放好。“我知道你的消化系统…”


“你的本子上写的?其实还是可以少吃一点的,”源氏轻描淡写的敷衍过去,卸了自己的面甲,趴在桌子上仔细欣赏着这个看起来很简单但是精心雕琢的蛋糕,虽然是白色的蛋糕,但是却没有“Merry Christmas”的蛋糕贴牌。


“那么,我的圣诞礼物呢?”半藏轻轻拍了一下眼睛里透着馋虫目光的兔子屁股。


源氏没有注意自己俯下身子去看蛋糕的姿势刚好把自己的屁股抬起来,那个圆圆的毛绒球可以立刻让他的兄长变回19岁。


“给哥哥的礼物我都包好了,带红色礼物结的那个盒子就是,你自己在房间里找去,”源氏摇摇手只顾着自己的蛋糕,捏起一颗草莓塞进嘴里,脸上露着儿时满足的神情。半藏眯了眯眼睛,完全没有去找什么礼物,揽着弟弟纤细的腰往自己怀里一带,凑近那个满脸幸福的面庞。


“只顾着自己吃?”


“哥哥也要?你最喜欢的水果不是苹果来的吗?不要抢我的。”源氏满脸调皮,似乎这种只有他们两人的放松氛围让自己也可以回到年少时无忧无虑跟兄长撒娇的日子。


半藏也不回话,只细着眼神指了指自己的嘴,源氏立刻明白了半藏的意思,又捏起一颗蛋糕上形状稍小的草莓咬在嘴边吻了过去。


唇舌碰触的一瞬间,半藏觉得有一股自己多年未曾体验过的香气扑来,随后一大口甜味在自己的口中炸开,不单单只是水果自然的香甜,也不是那一层糖霜散播开来对味蕾的刺激,这股甜味似乎由自己的骨子里渗透出来并立刻散播到全身,整个人都被这种甜蜜的芳香俘获,半藏不知道源氏此刻的感受,他只是不自觉的将手臂中的身体更加用力的压进自己的怀里,并且拂过他的腰背,一些两人都来不及吃进口中水果的汁水顺着嘴角滑下来。


源氏此时反而比半藏的头脑更加清醒,他知道自己正在被这个名为“幸福”的感触包围,他只想从这个自从与自己再会以来就不断隐忍的兄长那里索取更多,既然他现在愿意改变自己,那也许他已经终于可以抛掉这些年狠狠的压制在巨龙身心的那层层幽魂。


这些年自己又何曾不是魂牵梦绕。


于是源氏在亲吻间下手把紧贴在半藏身上的衣衫扯掉,隔着裤子去摩擦他的渴望。今天他想要抛掉那个名为“耐心”的战士的强大武器,而半藏今日也不再带着半分隐忍。


纠缠间源氏被半藏压在桌上,身上的机械战甲已经被拆掉大半,高速工作的散热栓和大口的喘息代表着主人现在的身体状态,与之配合的是在自己身上交缠的粗重呼吸,放在桌面蛋糕上的奶油不知何时在自己仿生肌理的皮肤上蹭的到处都是。


“今天不怕刺激了?弄成这样很难清理啊,哥哥,”源氏抱着兄长正在自己脖颈间游吻的头,手指缠着半藏已经被弄散的发丝,“还好哥哥没有把头发剪短。”


“你喜欢的,我不会剪去。”


明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你就用短刀割了长发。源氏暗暗的在想。


“我会帮你清理干净的,就像你曾经帮我清理过一样。”半藏带着宠溺的意味吮掉沾在白兔鼻尖上的那一点点白色的奶油。


“这个,疼吗?”源氏借着离得很近的兄长的脸,用机械手指的圆指尖点了点半藏鼻梁上的穿钉。


“比起你的,不算疼。”半藏抚着源氏面部的伤痕,“我帮你清理,这个算作你对我的惩罚吧。”


源氏知道半藏在说他小时候的恶作剧,于是他点点头,乖乖的闭起眼睛,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言语,半藏认真的将蹭在源氏身上的奶油一一舔舐掉,温润的触感让源氏彻底沉溺,然后他发现在半藏舔去自己身上奶油的同时,又在自己的臀缝间涂抹了更多,带着甜蜜油脂的指尖不时滑入那个小小的入口。


“哥哥今天肯进来了吗?”源氏双腿夹在半藏腰侧磨蹭了几下。


“当然要。”半藏只是简短的回答了一下,就把自己的炙热送进了期待已久的温柔陷阱,窗外的焰火带着绚丽颜色的光偶尔闪进彼此黑亮的瞳仁中。


“因为这不是我的圣诞礼物吗?”

 

{11}


当圣诞夜的钟声敲响时,源氏正跨坐在半藏身上,一边索着强势的亲吻,一边随着扶在自己腰的手上的动作摆动着腰身,太多蜜意的节日夜晚两人似乎都在对方身上有索取不完的爱意。不过节日的钟声还是略略打断了他们的动作,源氏沉下腰吻了吻半藏的眼角。


“半藏”


“嗯?”


源氏在情事中直接叫他的名字并不少见,半藏理了理遮在源氏脸前浸满汗水的额发。


“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换了这身颜色?”


半藏听了问题顿了几秒,然后眼神充满爱意的看了源氏一下,又半抬起头,装作思考的样子。


“兔子情趣?草莓大福?”


源氏像小时候生气的样子鼓了脸颊,拧了一把兄长龙纹胸口的肌肉,引了半藏吃痛的挺了一下腰,好好的再把这只小兔子撞的软了腰身。


“半藏你这个笨蛋!是白无垢…”最后三个字几乎低不可闻。


半藏笑了一下,掀开遮在脸侧的那对毛绒长耳凑到源氏的耳边轻语。


“我知道,所以我买了蛋糕给你。”


 

{12}


“Marry” Christmas,源氏。


“Marry” Christmas,半藏。


o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