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酒驾】 A Hunting We Will Go

【酒驾】 A Hunting We Will Go

 

守望先锋    CP 藏源

 

NC-17

白狼半藏X游牧民源

狼王是新上任的,所以这篇设定年龄都比皮肤对应的年龄要年轻。

献祭意味,束缚,兽类器官


-----------------------------------------------------------


用了阿聖太太的狼源图梗,谢谢太太让我用!【感动哭 

有些小说明还是另外写了。

最近非常忙,写的很急,今天更新的漫画藏有些鸡血了。

不喜请关,依旧不喜欢被捉虫。

大家冬至快乐。

圣诞那篇尽量在圣诞夜完成。


----------------------------------------------------------

Lunavud

接近极地的荒凉之地,坚实的大地如同被重锤击碎的石盘,形成破碎的苔原和冰川,在人们视野之外的恶寒陆地上,居住着一群携带圣灵的生物。它们通体雪白,与山川碎陆之间的冰雪相互呼应成大陆之母的洁白纱绫,随着寒风盘旋而下的这些生灵的傲慢,是自然的崇拜神示。


当地的游牧民族称之为白狼。


在这自然圣灵的统治下,这些人类与他们共同生存,而其中也流传有很多关于这种白色种群的传说。


白狼群每过一段时间,会在他们的种群中择出一位首领,这位首领接受了自然圣灵的恩赐,会化为人形,统治着狼群和其周围全部生物。


自然选择的过程,是残忍而神圣的。


狼群中的佼佼者们会在极夜之夜来临前在山涧中的神石地决斗,自信者会在当日来到神石地聚集,待时间一到,便厮杀起来,鲜红的热血泼洒在白狼在夜间也能映出皎洁月光的皮毛上,雄性的角逐带着磅礴的气宇在决斗之地劈破,直到最后一只胜者踩踏着群狼的尸体站神石之上对月发出哀长的嘶嚎,月光赐予神石的圣灵就会附着其上,决定出新的群狼之首。


而化成人形的狼王会在尸体中找到前任狼王的尸体,割破他的毛皮,披褂在身上,成为新的统治者的旌袍。

 

----------

源氏此刻正被皮绳捆绑了身体,绑在雪山向阳一侧的一株枯木上,与这粗暴对待对应的是他的穿戴却十分华丽,精心雕琢的金属華饰覆在手臂和腿部,披了精工细纹的白色披风,配上水蓝色的腰巾,是游牧民族人对这片雪山和河流的崇敬,几束流苏饰在其间证明了这套华服并不是平日的穿戴,一定有其特殊的意义。

 

“愚蠢的习俗。”源氏暗自骂了一句。

 

当地的游牧民族敬惧狼神,每次有新的狼神择出之后,都会献祭族群中的一位地位不凡的青年或少女作为祭礼,祭礼同样是残忍而神圣的。

 

他们会在清晨把沾湿的皮绳束缚在献祭者的身体和脖颈上,捆绑在雪山向着太阳的方向,因为阳光照射的原因,皮绳会越束越紧,若狼神满意会将其带走,若过午之后狼神仍然没有来带走这位献祭者,就会因为太阳带走皮绳上的水分,将祭品束到窒息而亡。这算作祭祀了太阳。

 

为了避免就这么被曝尸野外,祭品会被尽量的装饰的非常华丽,这次被选中的源氏,是族长的儿子。源氏从小就听着狼神的故事,当他知道祭祀之礼的时候,曾经好奇的问过他的父亲。


“祭品会被狼神带到哪里去呢?”


“没有人知道,”身为父亲的族长沉重的说,“但这是我们族人不能违抗的命运,曾经有过心存侥幸将别家青年送去献祭的族长,不但青年死在枯木之上,族人也被白狼袭击,险些灭族。”


小源氏暗了眼神,他只想像雪山上的飞鸟一般自由的生活,但是似乎有种叫做“命运”的东西,生来就将他的翅膀折断了。


“我会被吃掉吗?”源氏闪着眼睛。


“不会的,也许只是去了狼群生活而已罢。”父亲的厚实的手掌揉了揉幼子的软发。


“我才不要被他们带走,听他们的话!”小源氏小声的咕哝着。


----------

 

“我才不会就这么被带走服从。”此刻觉得绳子在喉咙上开始因为干燥而束紧,青年不屈的挺了挺背。


虽然头上带着白色的头巾遮挡了大部分面庞,但是长时间的对着太阳和被白雪覆盖的大地,让他觉得眼睛开始有一些雪盲的症状,被勒束的咽喉让自己的呼吸变的微弱,进入肺中的氧气越来越少,缺氧带来的眩晕慢慢的侵蚀着意识。“我不会真的不能被狼神选中,就这么死在这里吧。”源氏真的开始有些惧怕之意,他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愚蠢的把生命给了什么“太阳”,求生的本能让他开始挣扎并感到无助,不知是雪山的寒冷还是血液不畅的缘故他感到自己的体温开始下降。直到意识快要飘出身体,他开始感到有什么有温度的东西离近了自己。


温暖。

柔和。


这就是死亡的过程吗?也没有那么痛苦。源氏用尽力气眯着眼睛努力看着,但是只能看到一片白色的皮毛,和一对金色的瞳孔。


狼神?


“请….请带我走。”


“你愿意付出什么?”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冲进脑子。


“什么都可以,让我活下去!”源氏觉得他用尽了全部的气息来讲这句话,然后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似乎被什么裹起来,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鼻腔里充斥着甜香的气味,源氏翻了个身,身下软软的似是什么植物精心编织的垫子,紧拥着怀里不知道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虽然还是觉得冷,但是身体不再觉得寒的那么彻骨,身体还是感觉很轻,用不上什么力气。


这就是天堂的感觉了吧。还不错。


源氏意识里这样想,恢复了脑子里有意识的状态之后,他开始感到有什么碰在他的脸上,触觉也开始恢复的时候,源氏似乎发现他还没有死掉这个事实,他迷迷糊糊的微微的睁开了点眼睛。


“呵,真是个漂亮的家伙。”


!!!!


“你是谁!”意识一下子回到大脑,源氏惊的蓦然坐起身,眼睛睁的圆圆的。


眼前是一个眉发都是雪白的中年人类,深棕色的瞳仁,颧骨位置一直延伸到眉角有金色的面纹,同样是白色修剪整齐的髯须让整个脸庞看起来不怒自威。


“你付出全部交换你的性命,我只是个执行者。”


“狼神?刚刚救我的狼神是金色的眼睛!”


“我只有在化为狼型时是金色的眼睛,如果你是说你刚刚看到的,那是前一位狼王,现在在你手里抓着的就是。”当任狼王指指源氏手里抱着的皮毛。


源氏这才低头看到自己手里正抓着一个狼头皮披肩,金色的瞳仁仍旧闪着犀利的光,身体本能带着从小就对狼神的敬惧才没让源氏一把把他丢出去。


“狼,你们真的会穿戴先代狼王的皮毛?还真是残忍。”


“彼此彼此,比起你们这种活人献祭的仪式。”半藏不以为然,“这只是我们的敬畏,叫我半藏。”


“半….藏….”青年小心的嚼着这个名字的发音。


“这个喝了。”名叫半藏的狼王递过一杯红色的液体,“能让你感觉暖和一些。”


源氏接过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半圆形颅骨做成的小碗,一饮而尽,是酒,酒中还透着些甘咸的味道,温过的酒液顺着喉咙滑进腹中,也确实让身上觉得暖了不少,不光如此,源氏觉得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些。


“你叫什么名字?”


“源氏。”青年将喝好的空骨杯放在一旁,说着话便要起身,“谢谢你的酒,半藏,我感觉好多了。”


源氏刚刚有个要站起身离开垫子的动作,就被半藏的手臂拦住,源氏看到狼人因为抬起手臂而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上绣着与他的面纹颜色一样的图腾纹,游牧民知道,这是月光神示留在获胜狼人身上的印记。


“这是要去哪?”


“我…”


还没有等青年想好如何回答,狼人的欺身逼近就让他手撑着身子不自觉的后退,直到后背撞上墙角冰冷的石壁,游牧民青年知道自己妄图就这么逃掉的计划失败了,他本以为这个狼人还是可以沟通的,但是随着狼人的气息在身边越见膨胀,源氏发现刚才的那几分温暖应该是自己搞错了什么,还在胡思乱想的功夫,狼人的手已经捏住了自己的下颌,力量不大但是绝对不容反抗,对方像端详自己新入手的宝贝一样,眼神里透着赏玩的满意,身为男人和族长儿子的骄傲让源氏觉得非常不快,眼神并不愿意对上狼人的炙热目光,但是狼人透出的危险气息又让他保护自己一般的双手挡在自己的身前希望对方不再逼近。


狼人鼻子动了动,嘴角仍然是向下的,眼神却露出了点意味不明的笑意,雪白厚实的长尾在垫子上拍打了两下“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涂了香薰,穿的这么华丽,你该不会觉得你只是来装饰一下神石地的枯木吧。”


http://ww2.sinaimg.cn/mw690/006qOr6Vjw1fayorggb6yj30c86by1kx.jpg

评论(18)

热度(267)

  1. 昭华。禁域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2. 昭华。禁域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