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强行并线】“Marry” Christmas Eve!(4-7)


守望CP 藏源

半藏加入ow设定

圣诞文 傻白甜

自乐

------------------------------

不只是擦边球的擦边球,别脱裤子!(逃

祝愉快

------------------------------

{四}

“呦,弓手,你怎么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枪手的机械臂拍了拍半藏的肩膀。

半藏昨晚一整晚也没有睡,这让他今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看起来有些不够集中。积雪的国王大道让他觉得十分晃眼,只觉得身体因为休息不足让肌肉感到沉重,带来一些不似平时那般敏捷的反应,眼睛也有些酸涩,他活动了一下脖颈,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于需要攻击的目标上,但直到麦克雷来提醒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直忘记了帮队友设置侦查箭。

“放心去吧,我来掩护。”半藏拉弓搭满弓弦,示意自己已经调整好了状态,但是他心里清楚,今天这个状态不适合在战斗中召唤神龙来快速的解决战斗了。

半藏从来没觉得哪次任务这么难熬。

“可恶,臭小子。”半藏小声用日语讲了句粗话。
 

{五}

前一天。

黄昏已过,半藏接到了第二天要去阻止英国的一伙地下军火商运输一颗核心炸弹的任务,因为自己的曾经的身份,守望先锋认为需要派半藏前去支援,并在战斗中收集一些有效的信息。队伍成员的名单中并没有源氏,源氏这些日子正在外面执行一些别的任务,最快也要今天晚上才会回到基地。

半藏看了看时间,快速走到整备室,去准备任务所需的物品,除了武器准备,还需要根据任务的信息去了解一下这伙军火犯的背景,半藏计划了一下,仅剩的准备时间对这位思虑周全的人来说,有些仓促了。他利落的将弓箭如数理好装进箭筒,并清点了一下音波探测器,然后最后检查用于散的箭头是否足够,这时他抬头看见整备室的窗口探出来个金属的脑袋。

“原来哥哥在这里,我在基地里找了好久,”源氏拉开窗,蹲在窗沿上,“哥哥明天有任务啊。”

半藏跪坐在那里嗯了一句,迅速打量了一下源氏,看到他身上除了一些尘土和金属的划痕之外并无伤痕,低头继续整理起手中的武器。

也许是因为半藏没有给源氏什么正式的反应,源氏觉得有些不爽快,于是这位“心智成熟”的弟弟决定刷点存在感。

“哥哥,哥哥,半藏~~”

“干什么??”

“我才出了这么久的任务回来,你也不关心一下你的兄弟。”

“你不是好好的!!”

“这里!被对面飞来的一个好~~~~~~~大的弹片打中了!”源氏把肩膀侧过来指了指一道划痕,坐在半藏的位置能看到那里有一块灰黑色的擦痕。

“那你下来,过来。”半藏叹了口气,终于把手里的金属物件都放下来。

“嘿!”源氏一步窜到兄长的面前给半藏展示那个他被“好大”的弹片所伤造成的“巨大”的伤痕。

半藏伸手用拇指在划痕上稍用力的一擦,发现那个所谓的伤痕几乎就是一块擦过的黑色印记,擦一擦基本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源氏,你怎么还是小时候一样….”话音没落,手腕就被源氏抓住。

“哥哥今天怎么这么急躁?”

“我冷静的很。”半藏的语气平静,动了动手腕想把这又突然缠上来的身体接触甩开。

红色的反应。

源氏手上用力没有放开,取下面甲放在一边,凑近半藏的脸,这个距离让他们互相眼中都只还映着彼此。

“哥哥,我想你了。”除掉面甲让源氏的吐息和意味明确的话语直接打在半藏的脸侧。

半藏来到守望先锋的这半年也和源氏亲昵过,起先并不顺利,当半藏再面对源氏的身体时,太多的改变让他一开始连碰触源氏都没有能顺畅的伸手,颤抖的手指划过源氏的脸颊,那时源氏在半藏眼里看到的全是自责。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源氏曾经这样说,那一次他握着半藏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一点点的抚过,告诉他除去这些金属铠甲,他这些仿生的材质和一部分皮肤还和以前一样,有着人类的体温和感触,不曾改变的还有一直以来对于兄长的爱慕,他们亲吻,轻抚或拥抱,用来找回还在花村樱花满开时的那份带着樱花香气的清逸日子,但是那次半藏最终也没有进入源氏。

源氏在尼泊尔的智械圣僧那里得到了精神和灵魂的解脱,而能拯救半藏的,只有源氏,他很清楚,他的兄长还需要时间。

源氏向来坦诚,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半藏却还是以前一样口不符心,生来就背负着长子的职责让他不可能随意的袒露自己的喜好和欲望,所以源氏去找天使给自己搞了那个检测程序。

“战士最强大的武器是耐心。”源氏提醒自己,他现在十分有耐心。

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斜斜的穿过整备室的玻璃窗打在源氏的身上给他的身体上嵌了一圈金色的光边,刚从战场上归来的战士身上还带着硝烟和血的气味,这样的气味只会给同为战士的男人别样气血高扬的刺激,所以当源氏栖身压上来的时候,半藏头脑空白有些失衡的向后倾,只用手肘撑住一边的矮桌。

“源氏...等等......”

“哥哥别说话。”他轻轻的在兄长的嘴角,鼻尖和额头上点了几个吻,并在半藏下意识的毕上眼睛的时候更加贴近他的身体,撒娇一般的在兄长的身上磨蹭起来。半藏抓住他的腰,想要固住这个令人无法无视掉的乱动,反而被源氏抓住空子一用力按倒在地上,矮桌上刚刚整理好的东西哗啦一下掀了一地。

两人似乎此时都没有什么余裕去管这些洒落在地上的金属,源氏跨坐在半藏的身上俯身咬住了他渴望的柔软唇舌,交缠间他感到一双有力手在自己的腰臀处抓揉起来,这种幸福的满足感终于填补了刚刚进屋时的那一点点不快,源氏在口唇轻轻分离以让他们都可以调整下呼吸的功夫眯着眼睛又缠咬上半藏的舌头,一边把自己的舌送过去绕着哥哥的舌尖翻搅,一边嘴里含含糊糊的念着一些“哥哥”“还要”之类的短词。

不对,这哪里不对。

当半藏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压着源氏的肩膀把他推开一些。

这里是整备室,明天有任务所以这里随时有人会进来,或者说刚刚也许已经有人经过也说不定,门没有锁,窗户还因为源氏跳进来而大开着。

“源氏,这里不行,今天不行。”半藏眼睛里带着合着欲望和理性的复杂情绪,轻声的讲着。

“哥哥你硬了。”源氏没听见一样屁股在半藏身上动动,提醒他的哥哥你某处坚挺的东西现在正顶在这里。

“明天还有任务,源,你这要求的时间地点也太突然了。”半藏话语里带着些求饶和安抚的语气。

“这么突然不好?以前在家你可是在训练台的储物间都要突然把我压在墙上....”

“那时候年轻!”半藏赶紧打断他的话,“现在年龄大了,不敢这么刺激,源氏你先从我身上....”

“那哥哥说什么样的刺激才好?”源氏也调皮的不等他讲完话。

“就等我.......”

“哥哥想要我?”源氏故意把声音压的很沉,又俯下身子,要亲上来的样子。

半藏有些放弃抵抗的样子,嘴角带着点不易被察觉的笑意,轻轻的“嗯”了一声。
一个浅吻落在自己的额头上。

❤️~♪

源氏从他身上翻下来,带着满脸的笑意。

“源氏?”半藏坐起来。

“哥哥,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

源氏抓起地上的面甲拿在手里,回头看着还没反应过来有些发愣的兄长,他摆了下手,做了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动作。

“明天任务顺利。我等哥哥回来。”




{六}

一定是基地的床垫太软了,半藏又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下枕头,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明天还有任务,要快点入睡,半藏强行要求自己闭上眼睛,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过山车一样的飞快的转着,让他完全无法入眠。
他干脆翻身起来把整理好的武器弓箭又重新整理点数了一遍,再把任务文件又阅读了三遍,然后发现仅仅只是用了15分钟的时间,这让他感到有些绝望。

半藏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难熬,他干脆穿好衣服,起身走出房间来到基地里机械忍者休息用的屋子里。

月色带着海风吹起房间的白色纱帘,半藏打开门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弟弟身上随意卷着一条薄薄的浅绿色毯子侧躺在床垫上,身上平时一直莹绿的光现在非常暗淡的随着主人平静的呼吸起伏着微弱的低亮,枕边的小鱿咧嘴笑的开心。一瞬间旧时光的重合感让半藏有些出神,不自觉的走过去把那条毯子小心顺着拉出来,重新盖在弟弟的机械身体上,再把开着的窗户轻轻地关起来。已经很少需要休息的身体难得的安睡让半藏本来带着气的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藏叹了口气,离开了这里,几步爬上基地的灯塔顶,干脆让夜色和入冬的风直接打在自己纹龙的身上,他看着家乡的方向的星空又低头揉了揉太阳穴,自嘲一样的笑了笑。

“可恶的臭小子。”


{七}
源氏离开整备室之后,快速的带上面甲,半藏最后那句小声的“嗯”,是绿色的反应。




TBC

-----------------------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