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压线】

【压线】

守望cp 藏源

警告:记录非常扭曲病态一小段对话

少主时期

自我满足用,不喜请关。

---------------------------------------------------


——真の苦しみは死ではない。
死はやすらぎ、生きることこそ苦しみ。——Hanzo


半藏今日胸口中涌着一股愤怒,以至于他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跪坐下来,拳头就重重的砸了在地面上。额发低垂下来,看不到表情,屋子里凝重的空气带来巨石般的压力让任何生物都无法呼吸。

“兄者当心手,这样砸地伤了手指可不好拉弓了。”源氏轻巧的调子并不合空气的讲着无关的话,平静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这些人!为何目光不能更加长远一些!两次失败就要气急败坏,如此不能贤明的决断,父亲为何还要留他们在岛田城!”

源氏听着半藏发泄般的自语,只走近盘膝而坐,盯着少主少有的因为愤怒而握紧的双拳。

“攀附那些不可靠外力!就因为几次失败就要回避岛田家自己的力量!凡人而已!”

“凡人没有价值?”源氏随口一搭。

“知惠也是家族商贾的价值!这样的人连凡人都不算!”

“那这些人算什么?”源氏问的平静,甚至嘴角还挂上点轻蔑的弧度。

“只是愚者!愚者根本没有价值!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

“那杀了他们?”源氏抬眼对上了兄长的目光。

突然的对视让半藏愣了一刻,他突然发现他刚刚完全被气血吞噬了头脑,只无意识的依着头脑拼合的单字回答着源氏带有引导性的问题,甚至他在这时才注意到源氏在他的房间,还坐在他的旁侧。

不仅如此。

源氏是笑着的。

这个笑容似带着冰刃的短刀,只靠寒光就可以刺破人的心脏。

“不。死亡是温暖的。”短暂的沉默后,半藏的语气变的高傲,他继续言语着,目光死死的锁在源氏的身上。
“真正的痛苦并不是死亡。死亡带来的是轻松,活下去是痛苦的.....带着罪责活下去才是最痛苦的......”

“哦?是这样?”源氏眼睛里依旧闪着明彩的光。

“是!”半藏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刀,刀刃抵在源氏的咽喉。

源氏不避,只抬头望着半藏,平稳的喘息带着颈筋微微的浮动,这种呼吸的幅度让他脖颈的皮肤间或感受到刀刃的凉意。

“即使你憎恨的人你也不会杀了他?”源氏的问话里依旧带着笑意。

“你会去救赎你憎恨的人?”半藏的脸蓦然凑近过来。“人总是会死的,善良的人最终也是会死去的。”

源氏终于笑出声音,并着两指压在半藏手上一推,挡开一直抵在自己喉间的利刃。抓着半藏衣领将他的脸拉的更近。

“你这话还算是个真正的武士?父亲的教诲对你才真是白说了!喂!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也会杀了我吗?兄者。”

“如果我真的爱你的话。”

“那说定了。”

言毕,源氏得到满足的回答一般顺从的闭上双眼。

岛田的少主则低头咬住了这张不停提问的嘴。





——恋に焦がれて鳴く蝉よりも、鳴かぬ蛍が身を焦がす。——Genji





-----------------------------------------------------------






来源大概是觉得半藏不多言的性格大概会让源氏感到不快,以及万圣节打僵尸活动半藏的回答76狂鼠为什么会疯狂的那句语音。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