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逆行】【第四章】

守望先锋  CP藏源


少主藏x麻雀源


----------------------------------------------

少更两天因为跑去打机械僵尸PVE去了~~还好在最后一天拿到了成就喷漆,和所有皮肤语音,非常拖延。


本章依然故事章。故事描写的话OOC因人而异。


尼泊尔。本篇设定的尼泊尔,尼泊尔占点地图原型,那个站点图不是在山腰上的三层嘛,最上一层是圣所,现在已经是香巴里僧院了,不过故事发生的时候还不是,所以描述有不同,第二层是圣坛,第三层也就是最下层是现在有源氏房间的那个图,本章的故事都是前两层的,下章是第三层。因为笔法糟糕所以说明下地图。


地名和故事有私设,或者说是猜想。如果后面想说明的话之后会丢在文章后面的tips里


流血描述有


老说法,自娱自乐,同好来玩,不喜请直接点关。


-----------------------------------------------


      尼泊尔。


      圣所。

 

       尼泊尔的圣所矗立在喜马拉雅山脉安纳普尔纳山一处侧峰的至高处,山势峭拔,虽然时值夏季,但是足够高耸的海拔让这座山峰季季都处于冰雪中,初生的阳光洒在山峰之上,映着冰雪的颜色,闪着犹如刀刃之上粹火的金光,割裂了大地与天空。


       还在飞机上的源氏把座椅的靠背拉的很低,双手垫在脑后,歪着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色,内心的震撼令他觉得有些目眩,并且他很难辨清直射进自己视线中的光线到底是初生之日的金色,还是尼泊尔雪山上的皑皑白雪反映出来的银色。视觉受到的冲击让他很难在心里明辨出花村茂绿的山丘和这里,到底哪里更“美”,只觉得如果身处这种雄辉的自然中,自己,或者说人的存在是多么的渺小。


        半藏此刻没有余裕顾及这份景观,他抓紧了最后的时间在安排这下属的行动,认真且浑厚的嗓音灌在源氏耳朵里,形成了一些碎片化的信息。


        “墨西哥,高塔坟场,圣徒;死局帮,覆灭;屏障粒子,监测系统,月面。”


       源氏对这些搭起来在他脑子中形不成任何连接的名词提不起兴趣。反而半藏突然开始压低嗓音这段话让他有些在意了。


        “俄罗斯这一笔,西伯利亚的这个工业中心,中心代号:圣山机甲。他们并不是要买我们的东西,我们需要向他们采购3个智械,用作研究和创造我们的更具有现在实用价值的武器,对方提出需要岛田家的忍者作为等价的交换,父亲和我商定认为这非常不妥,所以这笔交易我们需要‘临时’改变订单。”


       智械可以通过研究改造成为高能攻击程式的武器,但是岛田的忍术和控制神力的方法却不是这些数字可以模拟和轻易击败的。是的,半藏清楚岛田家族需要在这个高速机械化的世界中制衡就必须隐藏这些在外人看来是神话一样的秘密。


       如果将这两种力量融合。。仍旧盯着窗外的源氏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白天各组分散监视,今晚会在离尼泊尔圣所某处一个秘密基地有一次面会,所有的交易都要在这个时间解决完成,做的利落一些。当然如果这其中有新的订单,可以考虑回收。”


       随着飞机降落在圣所边不远一处较隐蔽的山腰处,大家迅速把这次的“物资”卸下并隐蔽的安顿好。各自换了不同的装扮,有人留守,有人分头走散。


       半藏带着源氏和半藏的贴身近侍三人往圣所方向走。


      “你今天很安静啊。”


      “啊。。。”源氏小声应了一声,环顾四周。


        夏季的时间,但是这里清早的天气还是有些凉。视线之处不甚规则的石砖垒的墙,各家门口斜斜散散的放置一些破边的竹席,风干的皮毛或带着锈斑的金属器具,门口的小小灶炉腾着烟气。虽然岛田城位于日本非常发达的城市之中,但是家里一直还是保持了比较传统的用物,用物当然精致细巧,但是源氏对眼前的所见这些并不觉得过于疏远。


       偶有当地人悠闲的走出亦或在自家门口简单打扫的门径。走过这片民居地,前方有一大片开阔地,便是尼泊尔的圣所。这里就算是清早,人也是很多,中间高塔型的建筑角门,不断的有人和一些智械进出。


       半藏拉低了披在头上的头巾,跟着人群也走了进去。之间长长的一段比较阴暗的通路之后,突然头顶闪进非常耀眼的天光。“当心!”半藏拉住仰着头望着天光只顾往前走没有注意脚下的源氏。


       源氏一惊,止步低头一看,天光直射之下并不是广厅,而是一个巨大的天井。


       “这里的构造还真有特色”


       “这里不是膜拜的场所,另有他用,大家把交易场所选在这里,不单单是这高山之上是个法外之地”


     “进入这里的人都穿着头巾”源氏指了指,“除了那些智械。”


       “少主”近侍压了一下左耳靠近半藏低声说道。“下来的消息,今晚的交易在离这里下山20公里处圣坛的附近,面会形式是地下酒会。”


       “知道了,现在也不是探究这里的时候,我们走吧。”

 

 

       一日整顿之后,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大功率的车灯在山腰的公路上一路跳跃似的闪烁而下,周围极静的环境让这辆显得非常突兀。


       在一处非常不起眼的一层建筑门口站了两个当地人,见了印有双龙家纹的一枚徽章之后,其中一人便引着这一行人走进“会场”,一层只是一个简单的酒铺模样,拉开一个酒架,就有一道砖砌石门,背后一扇屏风,拉开屏风后再一个木门,引路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少主侍从伸手拉开了木门。


       饶是源氏也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场景在心里默默的惊了一下。完全不同于白天在这个国家里看到的氛围和装饰。坠灯,暗红色的皮质交椅,香槟和红酒。


       “Welcome,MR. Shimada.” 


       半藏点了一下头,脸上不带有任何表情,往发声人的方向走了过去。暗下里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示意源氏你在这里不要动。


       源氏随意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有端着放满酒杯的女子走来,递了一杯酒连一张白色的纸巾到他手里,源氏接过来,回复给了对方一个标准的岛田二少公式笑容,把酒杯边沾在嘴唇上做了个喝酒的动作。


       源氏手里无意识的揉捻着那小张白色的纸巾,远远的看着半藏。


       半藏和源氏都穿了通身的非常庄重的黑色西装,半藏没有束发,这让人很难看清他的表情,源氏则在车上的时候就把衬衣的扣子解了两个,额头上束了个云纹发带。不过到这里来参加这个面会,倒是半藏要求源氏的。


        四周的人各自怀揣的自己的目的交谈着,有的干杯,有的神情严肃。有的人还着着面具,觥筹交错间的氛围确实战场一般,源氏觉得有点不快。目光再投向他的兄长时见他只身一人和一个个子十分粗壮的白人男人从另外的门走了出去。


       源氏正要起身,觉得有个力道不小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半藏跟着出去的就是“圣山机甲”的人,年轻的少主刚刚出门几步,就听到“咔嗒”一声,紧接着有什么顶在他的后腰。


      “我们友好交易,条件不是之前已经谈好了?”半藏没有任何行动。


       “放空枪?岛田先生,这不合规矩。”


       “那么你现在实枪对着我,这是规矩?”


      “我们说好的三名忍者,既然您这边单方撕合同,为了保持我们一贯的合作,那么我们也退一步。就像我刚才说的,钱我们不需要。”


       “那么?”半藏挑了下眉峰。


       “一名忍者。”


       “抱歉,这次我只带了家侍”半藏眯了下眼睛回过头,“再有岛田家的忍者就是我本人了。”


       略带威胁的表情和刺来的目光让眼前这个白人交涉者手指抖了一下。半藏当然将这一切也看在眼里,对方瞬间的犹豫间,已经被半藏一把抓住一个下力将手腕翻折过来,枪摔在地上立刻被黑发人踢远。


      “岛田先生,不要冲动呀”僵持间,阴影中走来的另一个声音,不再是英语,而是一个黑发亚洲人,讲着日语,言语间带着戏谑的发音。“我们怎么敢动岛田家的新少主,不过随您来的,还是有一个忍者的嘛。”


       说话人身后两个白人架出来的一个人。


        下一秒,半藏瞪圆了眼睛。


      “源氏!”


       源氏上衣外套不见了,白色的衬衣有些散乱,显然有过挣扎。双手被束在身后,发带勒在眼目上,所以无法看到他的目光,但是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无力,正痛苦的咬着自己的嘴角。


       “小少爷够警觉,但是神经麻药不在酒里,在纸巾上”说话人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块揉皱的纸巾,丢在地上。


       “他不是什么小少爷,放开他。”半藏努力的压制着喉间的抖动。


       “岛田先生,他和您长的可真像。”


       “放开他!”


       “我们已经让步了,不过我们觉得我们这三换一并不算亏,作为研究素材的话。。。”


       一声枪响,“咚”的一个倒地的声音,樱花散落一般。


       “放开他!不然下一个就是你。”


       此时半藏眼中冲着红色血丝,仿佛发怒的巨龙。手中父亲给他防身用的银色武器直指着另一个压制着源氏,此时已有些神色慌张的白人男人。


       “啧,不错的枪法。”黑发交涉人显然涉世自如,从怀里也迅速抓出一把枪来,反手顶在源氏的头顶。“相信我,你的速度也不能一下子两个。”


       五秒钟的僵持    四   三   二   一!


      “半藏!”源氏突然吼了一嗓,脚下用力向前冲了半步,肩头狠力撞在谁的手臂上,他看不到,全凭气息。


       “呯”半藏又一枪打出,目标是持枪者的手腕,对方刚被源氏撞的略失去平衡,却也反应极迅速的闪避开来。就着这个空隙,半藏一步冲过前去拉着源氏的手臂用力往自己身后一甩。反用力的惯性让他再次举枪的速度慢了半拍。


        源氏只听又一声枪响和半藏一声闷哼。本来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瞬间离开了。


       “兄者!!”


       对方一枪打穿了半藏在左肩,晚来一秒的巨大疼痛顿时侵占了神经。鲜血侵过厚重的布料,顺着手腕灌出来,仿佛纠缠在神龙体内倾泻而出的红色火焰,逢魔之时口中噬着红色巨蟒的厉鬼。


       “兄者!!你。。”源氏挣扎着想要用最后一点力气站起身来。


       “源氏!不要动!!”


         随后源氏第一次听到了那古老的咒语,周围骤降的空气温度,隔着布刺入的蓝色光芒,巨龙震撼的咆哮。


       然后源氏便失去的意识。

 




TBC

-----------------------------------------




g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