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禁行】正在前往好莱坞(上)

正在前往好莱坞(上)


守望先锋 CP 藏源


岛田先生半藏XOW源


时间线大概是:源氏邀请半藏加入ow,半藏拒绝了,他也拒绝了黑爪的邀请。半藏又成立了自己的家族组织,不过源氏也拒绝加入,于是两个人的行动都只是各为自己的组织。半藏的新组织和守望先锋关系微妙。

----------------------------------

阿圣点的梗,因为阿圣画了超帅眼镜哥。

西装哥太帅了,既然中文是翻译的岛田先生,那么弟弟就是岛田太太吧。

不过最近打威尼斯听源的语音正在伤心,正在生半藏的气,你这样是吃不到弟弟的哼!

上篇乱编故事(最开心了!),老毛病肉炖在下篇了

另外那篇ABO有在写只不过自己还在纠结【不重要】

大家威尼斯行动顺利。

祝愉快。

-----------------------------


当半藏的那支探测箭稳稳的卡在窗口,让他得以清晰的分辨出室内人影的状态,这位向来稳重的忍者差点从好莱坞高楼的天台上跌下来。

 

 ------------

 

他的弟弟曾经认真的邀请他加入守望先锋,半藏拒绝了,似乎源氏也十分清楚跟他的顽固兄长说一遍不通的事情,再多废口舌也是浪费时间。确认了半藏有了个自己的组织,所以他也不会加入黑爪之后,兄弟二人回花村过了个悠闲的正月,再到樱花飞舞的季节,他们便各自根据自己组织的任务行动了。源氏内心里希望过回在尼泊尔平静的生活,但是现实一直都不能如他所愿,各种组织的战乱一波接着一波,以前不过是些人类,政府,军队,智械,现在莫名的还要加上一些“外星人。”

 

而且最让源氏感到不解和困扰的,就是自己不管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正完成哪个任务,在任务途中和最后总能“巧合”的碰面那个他虽然爱着但是看见了多少还是会头疼的人——岛田半藏。

 

“你是怎么完成任务的?”

 

“真是一事无成。”

 

“你不是我的弟弟。”

 

“好了!够了!说的我好像多希望你是我的哥哥一样!”好莱坞行动的头一天晚上,在街角的暗处,源氏终于压低了电子音对着那张臭脸无声的咆哮了一句。“我已经确认了明天会有‘瞳’组织的人出现在那个智械导演休息的酒店,不管他们是来刺杀他还是来盗取碟片的,我都会暗中阻止并得到更多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

 

“那你就准备就这么变装成这群铁罐头中的一员?”半藏瞥了一眼源氏穿在身上的白衬衣加黑色西装背心三件套,提了提他的衬衣领,“你这是打扮成的什么?不像保镖,酒店迎宾吗?”

 

“是制片的工作人员!”源氏生气的把半藏的手打掉。

 

“你确定你的组织只让你一个人来做这件事?盯上这件事的可不止那几个在香巴里僧院捣鬼的机械毛贼。”

 

“但是知道这次影片内容的也只有那些东西而已,那些极端机械分子不相信智瞳,他们只是想要破坏所有可能的不利宣传,”源氏语气坚定,“拆掉那几个毛贼对我来讲不过是太简单的任务了,这都做不到我甘心回组织领罚。”

 

半藏张张嘴想要说什么的功夫,源氏已经把面甲装回去,“明天很重要,我要回去了!!”走了几步源氏又闪回来,“还有,你明天不要出现在现场!”

 

半藏就这么看着源氏踏步无声的钻进黑暗中,他以为他可以好好的告诉他类似“你需要再谨慎一些”之类的话,可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到了口中就变成了“你怎么搞成这样”的语句了。

 

也许是源氏还有些赌气,也许是守望先锋的联络信号做了新的加密,本来半藏也在源氏的私人联络台里但是第二天他的信号却怎么也进入不了的接受装置。他试图让手下找到信号的干扰源,但是得到了信号是接收方自行切断的回复。

 

“臭小子。”半藏暗暗骂了一句,但是担忧很快的代替了他不满的情绪,因为之前他没有来得及告诉源氏他发现那个智械导演之所以被“瞳”盯上不是什么智械内部的斗争,而源氏在香巴里僧院生活了太久使他坚信这次动乱不需要其他组织插手。

 

思来想去,半藏还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

 

智械导演下榻的酒店离片场隔了几条街区,好莱坞的白天也是人来人往,半藏躲在与酒店房间等高的一间高层建筑的窗沿向下望去,这里的视野可以看到智械导演所住房间的窗户和阳台。同时也可以看到酒店华丽的大门。在这个智械都穿着个性的时代,又是好莱坞的街区,眼下一片花花绿绿,夸张的明黄色假发,被太阳一照就带着银色刺目反光的遮阳伞,带着黑色帽子和口罩看起来行事低调谨慎的人说不定是哪个正在拍摄的大片名演员。半藏甚至无法分清进入到酒店中的一个个站立的个体到底是“人类”还是“机器”。

 

一切看起来很平常,但是半藏总觉得心里有隐隐的不安,他感觉自己一定错过了些什么。

 

而窗子的窗帘严严实实的被遮住,完全看不到里面的状况。半藏有些懊恼,如果之前让源氏把他手中的特工资料交给自己,说不定形势会明朗更多。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半藏也只能从武器包里摸出一只探测箭头装配好,再迅速的搭弓一箭将那只箭头镖在窗沿。温感的探测器不但可以让狙击手分辨出房屋的人数和动作,也可以让他了解到其间的生物到底是人类还是机械。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如何,仿佛就在半藏可以看清内里情况的一瞬间,房屋中的活动人影突然慌乱了起来。有人警觉,有人拔了兵器开始进攻,有小型的机械被攻击之后立刻爆裂损毁,还有一些形状不明的生物或是特殊构造的机械使用类似于传承电波类的武器,因为被它攻击过的机械都立刻陷入某种不规则的混乱状态后便成了“待机”的模样失去控制然后摊倒“死掉。”

 

半藏心下想着糟糕,此时他认为他可以分辨出源氏的状态,因为他的弟弟是这里唯一一个有心跳的机械体,但是当混乱开始之后他竟然发现,这里拥有体温又有机械外甲的“生物”绝对不止一个。

 

弓箭手立刻攀下窗沿从脚踩的小平台上离开,他先冲进酒店试图正常的上楼,但是高级酒店的安检设备森严,而他现在的样子显然不能达到酒店的高层。半藏转身冲回之前与源氏碰头的暗巷中,他记得那里有旁边旧建筑的室外消防楼梯,毕竟是忍者世家,半藏极轻极快的攀上去并一跃跳到酒店目标房间的阳台上,此刻他的探测箭已经失效,也管不了里面的情况,半藏用弓大力击碎了玻璃翻滚进去。

 

彼时房间里已经回复了平静,半藏用黑色的面布遮住自己的脸并压低了身子握紧武器,屋子里没有什么血腥味,只有一股电路烧焦的糊味以及耳边还有一些电流和机械短路崩出的细小火花。

 

这该死的智械导演包下的房间极大且房屋极多,半藏抓起一把桌面上的文件袋塞在背包里。他眼下不见源氏的身影只得一间间寻找,耳边突然一声金属落地的声响,半藏寻声过去,终于在浴室中找到了他的弟弟。看到源氏的状态让半藏差点一条龙丢在这间酒店里。

 

浴室的角窗碎掉了,源氏半失去行动能力的倒在浴缸里,显然是整个人跌进去的,浴缸里有浅浅的水,应该是用莲蓬头刻意放出来的,刚刚的金属声响是莲蓬头丢落在地面的声音。源氏右手拿着短刀,左手已经从手肘的位置被毁坏了,穿在身上的白色衬衣沾了水,皱巴巴的贴在机械身体上,腹部和肩甲随着主人的喘息透过不稳定的幽幽绿光。半藏收了弓背在背上,低声说了一句“是我。”一把把弟弟捞起来抗在肩上。起身之后他看到浴室角落里还有一只仍在抽动的机械蟹形状的智械,也不管是什么,抓起来愤怒的摔进浴缸里,眼看着这只“可怜”的机械在水里短路烧掉了核心不再动弹。

 

等到源氏再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他恍惚知道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有人将他带走,处理了伤口,发出过一些讯号以及此次任务进程暂时又其他守望先锋特工接手等消息。当意识终于清醒到可以再次控制自己的身体,源氏撑着宽敞舒适的大床床沿昏昏的坐起身来,厚重的窗帘边缝的黑色告诉他现在已经是入夜的时间了。

 

随手把缠在身上的毯子拉下来他轻轻的站起来活动了下关节,身体快速的扫描自检了一下,其他位置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左手手腕损毁的位置被拆卸掉了,在断口处做了清理和绝缘,但是还没有装配好新的机械小臂和手部。源氏知道是半藏将他带回来的,不能处理的机械损伤让他知道他中间并没有回到守望先锋的总部,这间华丽且装饰厚重的房子是半藏在美国置下的一处住宅,虽然并不常来不过这里足够安全源氏偶尔也会在这里和半藏会面。

 

源氏在自己的系统中看了一眼时间,午夜2点20分。他没有发出声音喊半藏的名字,只是轻步走到卧室的门口将门虚掩开,熟悉的黄色灯光里,半藏正坐在书房的深色厚重宽大桌子前翻看着什么文件。眼前的一幕让源氏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玩到半夜偷偷回家是摸在兄长的房门口,小心的将家中的木门拉开一点缝隙偷看半藏在做什么。那时候半藏会将黑色的长发侧束在一边,披着绣有双龙家纹的羽织面色严肃的审查家中事务的文件。尽管眼前的半藏已剪了短发,穿着与宽松和服时期完全风格不同的黑色条纹马甲的西装,鼻梁上架着的细黑边眼镜遮挡了部分容颜,但是那表情与当时一摸一样,凝重的目光,紧抿的双唇,蹙锁的眉心,连读着东西都制造着让人紧张的气氛。

 

就算是饱经战斗的勇士,源氏此刻内心还是有些复杂,一方面任务失败还是令人感到沮丧的,不过好在打斗中他已经将需要保护的目标扯到浴室中寻机会从角窗逃走了,一切都还不是最糟糕的结果。另一方面受伤之后能够来到这个可以算作是“家”一样的地方,因为有那个人存在,多少可以被治愈一些。他回到床边靠坐下来金属脑袋枕在床头的高背靠垫上,眯着眼睛望着开到最低频的顶灯发出的暗光,内心有些不能言喻的情绪在暗暗酝酿。






TBC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