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为了太阳之井】

【为了太阳之井】

守望cp 藏源

给大丁丁她点的风暴血精灵半藏做生贺小段子。尝试写成肉被我删掉了,太辣眼睛了!

果冻仔生日快乐!Love!

-----------------------



(一)

岛田半藏的一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反悔自己曾经举刀砍“死”了自己的弟弟源氏。

这次认真的反悔不是当年在花村源氏的葬礼上,也不是在自己小半生漂泊落破的过程中,而是眼下四周到处都围着彩灯气球欢声笑语的游乐场里。

龙神啊,半藏少有的低下他绝不肯服输的头,想让那几缕金色的“假发”更多的挡在自己的脸前,而这顶头发却好死不死的被高高的束起来,而他又想起了刚刚帮他“变装”的女性智械“甜美”的笑容和巨大的钳制力。

(二)

“哥哥,说好了等我好莱坞的护送任务结束我们就去新开的乐园玩!”联络屏幕对面源氏的绿色光屏一闪一闪的。

“你答应过我今年回东京过大晦日,”半藏嘴里咬着一只小小的透明塑料叉子,对弟弟突然改变的日程显露出明显的不快。

“事出突然嘛,守望先锋的同事们都会去,大家已经买好了团票!”源氏摆了摆机械手指上夹着的两张印工精致的入场门票。

半藏在屏幕那边明显“哧”了一声,“你们那个思想幼稚的组织果然只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收了你的小心思,休想让我借这个机会和你们那个和你一样一事无成的组织扯上什么关系。”

“反正我任务结束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不来你就继续自己过除夕吧半藏!好像我十分想和一个木头脸一起去玩一样,组织里哪个姑娘都比你乐观可爱的多!”

源氏看到半藏眉头明显颤了一下,他故意无视半藏又开始制造的低气压继续说下去。

“而且你少假装想要和我一起过除夕的样子,你现在不就把节日的蛋糕吃掉了吗?我这边看的很清楚呢!你认为你砍伤了我之后我就不能吃东西了吗?!”

“我刚好还可以趁着新年换个新涂装!”

然后不等半藏回应,源氏就切断了联络信号。

两天后,源氏还没有出发去执行什么护送任务,就被半藏堵在临时基地的房间门口。

(三)

总之,小时候源氏会用他亮晶晶的大眼睛“说服”半藏帮他做这做那,而后现在他找到了个更好方法,就是在句子里有意无意的加上类似“我已经不能吃东西了~”“我的某些器官损伤让我闻不到这个味道了~”,“有本事你再打死我啊!”之类的意思,只要他带着哀怨的语气这样说,半藏多少会表现出无奈而应允的态度。当然,清醒如半藏他很早就看透了他的弟弟很多时候是在说谎,他在情人节炫耀他塞了满嘴的巧克力,在杀戮时敏锐的反应能力以及在做那种事情时抱着哥哥的脖子在他耳边喘息的说出“我终于又闻到你的味道了,哥哥。”

但是这些并不影响源氏用这种方式达到目的的效果,现在他的哥哥打了个飞的就来到美国,等他做好了任务就抓着那张入场券陪他来到了半藏认为这辈子他都不会进入的场所——暴雪世界游乐园。

而半藏的“噩梦”从入园的第一刻就开始了。

嘀——

“这位观光者,进入游乐场不得携带任何武器。”

“这里到处都是些铁罐头,我不能放下的我弓。”

源氏赶紧扯了扯半藏的衣角,低声让他不要信口嘲讽,因为自动检测者都是套了各色暴雪角色皮套的智能机械。

“为什么你可以带着全套刀具进去?”半藏瞥了一眼源氏背后的肋差。

“我这个是新涂装的假面骑士!cosplay的话可以蒙混过去!要不你也过来吧!半藏!”

弓箭手还在云里雾里的时候就被源氏带到了公园入场门口的专门化妆店。

“这位英雄,欢迎来到艾泽拉斯理发店,只要是暴雪游戏的角色都可以为您提供变装,让您享受游园冒险时体验身临其境的融入感。”

“使用弓箭的角色…..”源氏直接走到武器柜前选择了起来,“哥哥,干脆你也不要选什么角色了,你看看你喜欢的弓随便搞一个角色吧。”

半藏被眼前的东西搞的花花绿绿的头晕,“你随便拿什么来。”

“女神的魔弓”

“这种一听就是女人的东西不要给我。”

“维拉的十字弩”

“这种幼稚的小孩子玩具我不需要。”

“奎尔萨拉斯金弓”

半藏这才抬眼瞄了一下,“算了,就这个吧。”

源氏扫了一眼持这把弓箭的人物服装造型,面甲后面的脸都憋红了。

“很好很好,就是这个吧,我去帮你订好,你进去化妆间等着吧。”

这正和的半藏的心思,于是他摆摆手跟着一个地精造型的女性智械进了屋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到门口说话的弟弟因为忍笑连肩部的散热阀都蠢蠢欲动起来。

而后紧闭的小屋里传来由怒吼到东西打翻最后安静片刻变成惨叫的音声戏剧。


“他们竟然还敢对龙神不敬!!!用这种东西覆盖住还在上面画这金凤凰!”

“为什么去哪间饮品站都会给我一杯写着太阳之井井水的免费赠饮?!”

“刚刚那对儿穿着奇怪的小情侣念叨着什么?!”

“血精灵都是基佬是什么意思!!!!!!”












评论(7)

热度(35)

  1. 郁闷的哈士虎禁域之境 转载了此文字
    我终于又闻到你的味道了,哥哥。 啊啊啊这句话让我整个原地爆炸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