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恋しいもの】 ( 一)

【恋しいもの】 ( 一)


守望先锋 CP 藏源

ABO

私设比较多的ABO

------------------------------

一个自己随意想的故事,想完觉得还挺有趣的,也是想试试一个不一样的情绪。

ABO倒不是为了炖肉用,只是故事里需要点借一些ABO的设定,所以里面会有和正经ABO设定不一样的地方。是个会有一点点冷的故事吧。

依旧自乐,自己写着开心的东西。

反正就是藏源,TAG清静前不想打TAG了,我这边关注的也都是藏源家的小伙伴咯,不会触到谁的屏蔽雷,so~~~随缘吧。

祝愉快。


------------------------------------


岛田半藏是一个ALPHA,而岛田源氏是一个OMEGA,这件事全村儿人都知道。

 

作为花村声望最显赫的家族来说,这件事似乎顺理成章。岛田家备受期待的继承人,大名的长子,训练刻苦,为人强势,是一个ALPHA。

 

半藏分化那天岛田城平静的要命,似乎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任何值得猜疑或者期待的地方。岛田家族的族长或继承者中只有ALPHA和OMEGA这两种性别,所以岛田的长子只是在发现之后吩咐了手下人暂时接管一下他手里的事物,认真的去禀告了父亲,再被叮嘱一番以后要更好的为家族尽责之类的话语。

 

而源氏分化那天岛田现任的族长岛田宗次郎甚至高兴的开了三瓶他存放多年的上等好酒,拉着半藏通宵畅饮。源氏坐在旁桌上一边揉进嘴里一把抑制用的药片用力的嚼着,一边用泛着绿色暗光的眼刀盯着只好陪酒且表情僵硬的哥哥。源氏故意挑了种只让自身不太会因为欲望而难过,但是并不压制自己气味的药剂(当然,以药物贩卖为重要生意的岛田家什么药都是有的。),然后把自己的青松味的信息素散满了屋子。令他不满的是,这个传说中ALPHA哥哥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端正的跪坐在家父身边,面不改色,好似个神社中土路边供奉的灰色石灯,上面还会长满青苔的那种。

 

也许有一天,我应该给岛田家贡的石灯上系上个红线做挂线的狐面,源氏随意陪着酒,有点晕乎乎的胡思乱想着。

 

岛田的大名为他心爱的次子成为OMEGA这件事之所以如此开心,一来他一直疼爱本就十分招人喜欢的小儿子。二来全村儿人还知道这位小少爷纸醉金迷的生活,若是真的成了个ALPHA,怕是岛田城后屋都要再扩开一块地,专门给他带回来被他标记好的OMEGA们居住生活。至于源氏如果是一个OMEGA会不会吃亏这件事,大名毫无担忧,源氏在哪里都人缘极好,并且忍者训练也具备十足的天分,完全能很好的保护自己,从小到大也没被人欺负了过。就算有什么意外,他还有个ALPHA哥哥应该会去给他出头不是吗。

 

半藏倍感疲惫。

 

“哥哥,你昨晚喝酒时能闻见我的信息素味道吗?”趁着身为大名的父亲宿醉的第二天清晨,源氏摸到哥哥的房间里把同样喝到头疼不已的半藏推醒。

 

“嗯,能。”半藏很困,头很疼。

 

“是什么?我自己闻不出来。”源氏故意嗅了嗅手背。

 

“神社参道旁边夏天晒过的树皮味儿。”半藏扯了下被单想快打发了他再睡一会。“没有什么帅气的地方你别想了。”

 

“混蛋半藏!你骗人,那不是你身上的味道吗?”为了避免被族人听到,源氏尽管用音量不高的气声在讲话,说到这里还是加快了语速表达着不满。

 

“我又也闻不到我自己身上的味道。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也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

 

“你在炫耀吗?!意思你的信息素味道会把我的完全盖住?!”

 

“我们是兄弟,味道相似也没有什么吧,”半藏拗不过,翻身闭着眼往外摆了摆手,“不要为这种大不了的事情再来打扰我了,我醒来还有很多事。”

 

“可恶”,源氏讨了没趣,起身走了,站起来的时候还故意跺了跺脚踩在榻榻米上团铺边缘的位置上震得半藏一皱眉。

 

日子也就那么过去,源氏似乎受到自己是个OMEGA的影响并不大,频繁出入风月场的他也知道一些OMEGA发情期的巨大反应,而这些在他身上都并没那么强烈,岛田熔进骨子里的骄傲让他不可能被外面的哪个ALPHA轻易碰到,源氏只需要在发情期到来的时候适时的服用一些药剂,像个普通的青年人一样洗个澡或者稍微用点什么别的东西满足一下自己的身体舒解一下。并且OMEGA的激素作用让他的身体越加柔韧轻盈,忍者的训练也变得更加娴熟灵活,适合隐秘机动的任务。

 

半藏看起来似乎更加不被影响,他们每日生活在一起,源氏几乎就没有在半藏脸上看到过关于“性爱”有关的任何欲望,半藏的房间里连本性感杂志都没有。就像源氏一直以来形容的那样,他的哥哥是个石灯,只不过这个石灯现在被人刻了个“A”字母上去,这让这个石灯显得更加耐风扛雨了而已。

 

不过别的欲望倒是经常在石灯眼睛里出现,比如权力。

 

至于自己最终会和哪个ALPHA在一起结合,源氏并不去想太多,大家族的婚配从来和自己的意愿无关,不过壮大如岛田这样的家族也不会轻易去“牺牲”自家的直系。况且岛田的族人还有一个巨大的潜力——龙神之力。这份力量和神引让他们的结合也和外面简单的标记性爱结合不同。

 

是夜,源氏回到家宅庭院之中,看到半藏正跪坐在角亭中冥思,与这篇土地的神龙之魂对话,这是他的兄长每日的必修,源氏也需要做这样的修行,不过他总是用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

 

“哥哥!”源氏只冒了个头,低声说,“今天能不能还像上次那样不要说我出去了!”

 

半藏不语。

 

“哥哥~你不说话就是默许了~”

 

“谢啦!老哥!”源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过借着角亭里的映进来的月光,他恍惚觉得半藏的冥想似乎不像以往似的那么平静,时而还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次哥哥该不会听到我说什么了吧,”源氏心里默想,他不再说话,躲回去又看了半藏一会儿,发现他慢慢平静下来,想快点跑出去玩耍的心情很快压过了那一点点不安,于是源氏大着胆子轻巧的踩着庭院中的大樱花树跳出去跑掉了。

 

等到源氏在外面玩乐够了,从已经落了门禁的岛田城大门爬进来时,天色已然将明,他蹑手蹑脚的穿过后院时一缕鹅黄色的阳光刚好穿过树影打在角亭上。源氏眯了眯眼睛,很好,那里确实站着一个人,目光如炬,身板笔直,披在肩头的黑色羽织上金线细工镶印的双龙图案被阳光打的刺眼。

 

半藏?源氏正要摆出一张赖皮求饶的表情走近,突然感觉的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虽然半藏生气的时候也让人压的喘不过气来,但是绝对不是这样的。再定睛一看站在那里的人披着齐肩的灰白发,手上还拄着一只龙头杖。

 

“父……父亲大人……”源氏吞了口口水,走到那人面前乖乖的低了头。

 

 

 

-------------------------

TBC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