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禁行】Oniさん

【禁行】Oniさん

守望cp 藏源

双鬼

阿圣画的“抢哥哥贡品”的鬼兄弟来的,小邪鬼太可爱了。

http://postlove.lofter.com/post/1c61dd_1197ffb9
飞机文学,飞机上乱敲的,胡编乱造,花村在东京,但是设定集花村的概念是京都,觉得很好玩。
没道理的无脑小段子,什么也不会发生。
谢谢之前那篇点心的小伙伴。

祝愉快。

-------------------

“哥哥,真的要这样才可以吗?”源氏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他一脸无奈的哥哥。
“如果你下次不那么贪吃的话,或许我也可以不那么麻烦。”半藏眼看着他的弟弟这会儿比刚刚看起来更小了一圈,白色的脸颊上甚至开始出现了点胖嘟嘟的婴儿肥,“过来吧,别真好像个小孩子一样了。”

-------

这对般若鬼兄弟在两界并行之时本都由怨恨所生,半藏生而为赤般若,生前似是京都某个暗杀者组织的行事族长,威望极高,传说他睿智果敢,但却杀戮成性,为了家族的利益连妻子血亲都不放过。而源氏生而为笑般若,游荡在阴界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却在午夜之后喜欢饮些妇人因嫉妒他人或被冷落抛弃而亡之后的妒血。

源氏来到阴界之后虽看不惯赤般若以杀戮为快的性格,但是因为都生者相似的鬼面便常常跟着半藏,私下里唤他哥哥。

半藏杀戮过后极少嗜血,似乎去取人性命,就可以满足。然而源氏嗜血成性,妇人的嫉妒之心本就极阴寒,笑般若又断然不肯自制,似乎生前就一定是个好享乐之辈,终还是因为某天误饮了被光源氏冷落的女子六条御息所的妒意伤了元气,失了笑面,只得常年挂起一个白般若的面具,本来青灰的皮肤也变得惨白。

“我以为你从笑般若每天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因为无节制乱吃东西变成不得不每天伪装成一个白般若,还要挂着个面具之后,能知道些自控了。”半藏倒了杯酒敲了敲源氏背在头侧的面具。

“我以为少去饮些血能让自己更轻松一点儿,不过这花村祭龙的神社贡品好吃的不行!必定是有名望的家族!”源氏抱着一大盘贡品盘膝往半藏身侧一倚,倒是还极兴奋的抓起一只樱馒头塞进嘴里。

“节分前后的东西你也敢这么吃,就算是京都的妖怪,也要有点最基本的防御心吧,你还以为现在是平安时代人鬼并行,我们可以下去和人类一起泡温泉的时代吗?”

“哥哥!你不吃就算了,为什么老来说教我!”源氏头也不抬,粉色的樱馒头香软,带着甜糯的糖馅,几片樱瓣让鼻腔里盈着柔和的香气,中和了不少腻人的味道。

半藏也没有办法,将手中的酒盏擎到嘴边一饮而尽,眼看源氏腻在自己的腿边大口吃着贡品。很快满满一盘樱馒头吃的只剩最后一只。

“哥哥也吃一个吧!”

“不吃。”

“吃一口。”源氏翻身爬到半藏腿上一坐,用了点撒娇似的声音,半藏恍惚觉得怀里坐着的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不是一个几百岁的妖鬼。

不对,这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源氏!你吃的东西?!给我!”半藏突然摔了酒盏神色紧张起来,伸手就去抓源氏手里的馒头。

“干什么突然吓我!”源氏被这一吼也惊了一下,“我刚刚不是给你吃了你不要!现在又要来抢我的!!诶诶?半藏!!还给我!!!!!!”

半藏掰开馒头再抢过源氏怀里的漆盘,脸都灰了(本来就很灰),“你知道这是什么?还有这个盘子!这贡品是节分驱鬼的贡品,你怎么不看这贡器上都系着注连绳和纸带的净器!吃进嘴里的豆子都不自知!”

白色的小恶鬼这下是给吓到了!捂着嘴眼泪都要溢出来了!

“怎么办啊!!哥哥!!我现在吐出来行不行啊!!”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随着一声怒吼,半藏脸上浮起红色的面纹,只有在十分激动的时候,这带着杀意的面纹就会浮现出来。

这一吼撼天动地,源氏哇的一声哭开了,满嘴含含糊糊的我要死了,鬼要是死了回去哪啊,我要只能在两界间游荡了我就报复这家人,哥哥救命之类的胡话。

谁又知道鬼死了之后又会去哪呢?

“好了你不要哭了!哭声像个小孩子似的!”半藏蹙着眉头,源氏像个缚地灵一样缠在他的胳膊上哭的他心烦。

等等,源氏似乎不是像个小孩,白色的鬼面本来紧紧的系在头顶,此刻有些松动的样子,本来修长鲜红的鬼角看起来短了不少,本来苍白修长的手指此刻也变小了些的样子,抓着半藏白色的衣袍乱扯。

“源氏,你看起来变成小孩子的样子了。”半藏青白的眼睛盯着源氏,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源氏吸了吸鼻子,声音极小。“什么?”

“你没有化魂,你现在看起来变小了不少。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源氏抬起一只手看了是有些变长的衣袖,又用指尖摸了摸自己变小的红色鬼角的顶尖,就连角也不那么锋利了,戳在指肚上有些钝钝的感觉。

“你只是失了些灵气,这样下去会变小最后消失吧,”半藏努力想起他曾经见到过鬼神经历和传说,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我倒是听到过一个传递灵力的方法。”

--------------

哦!方法我想就是源氏之后必须每天穿女装给半藏看吧。


(完)



ǒ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