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域之境

存放

【禁行】落ちぶれる(上)

【禁行】落ちぶれる(上)


 守望先锋 CP 藏源


少主半藏X青年源


血液争斗描写有,慎。

----------------------------------------------

最近有点忙,没爬,爱兄弟。

天冷了准备炖点肉!

不过想表达一个比较纠结的兄弟关系,有些没有写清楚的东西是为了后面,先不写很多说明了,不然影响后面的故事。

哥出粘土人了!!!哥出粘土人了!!!哥出粘土人了!!!买!!!

祝愉快。

------------------------------------------------------


源氏觉得今天自己的游戏技术发挥的很差。

 

似乎是集中力不足,或者手上拍着摇杆的力度总是找不对,本来这几日兄长没有怎么管他,他也算是得了些空闲想好好的消磨些时间。游戏中心里嘈杂的声响从来不会影响到他,当他专心时总能很好的屏蔽掉周围的杂音,而今天这些嘀嘀哒哒的电子音,合着一些音乐游戏的欢乐歌曲都从源氏的耳膜刺入再扰乱的他心率。

 

GAME OVER的红字闪出的一瞬间,这道红光似乎像什么钝器猛地抽在胃部一样,源氏放开摇杆赶紧压住自己的胃,一阵钝痛绞的他不知是胃口还是心口非常难受。理了下自己草绿色的额发,源氏闭上眼睛靠坐在椅子上缓了一会,刚刚的痛感过后,他觉得有些心悸,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好好的,只玩了一会为什么会突然不舒服,本以为休息一下眼睛会缓解一些,但是闭上眼睛之后他越加听到自己心跳不正常的频率。

 

这不对劲。

 

把没有用掉的游戏币随手丢进口袋,青年也没有和伙伴们打招呼就快步离开了游戏中心。从相对黑暗的室内走出来,斜阳虽然不烈,倾斜的角度意外的正正刺入眼中,源氏不自觉的眯了眼睛躲避着强光,却脚下一个不注意踢在路边码放的什么杂物箱上,一步不稳猛的抬脚以免跌倒却听到“啪”的一声,低头望过去时,是自己忍鞋的绑带被刮断了声响。这让源氏心头更沉了一下,然后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也不顾自己还不太舒服的胃口,立刻就往岛田城自己的家中赶。

 

刚回到院内,就发现平日里院中的族人和家仆都神色有些慌乱,大家看到二少爷回家也只是快速的点头招呼就低头走过,好像各自手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源氏径直往后院家人的住屋所在的廊上走回去,越走越急,在转角处正把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咳咳,源氏少爷,您回来了。”源氏定睛看清,是家中的专门负责给岛田的大名照看身体的年迈医者,手中的药箱这下被撞掉,东西散碎了一地。

 

“啊,是,抱歉。”源氏快速的道了个歉,赶快低头帮忙去捡起散在地上的物品,抓在手里看清却都是伤药绷带剪刀之类的东西,袋子里的手套上都是血迹。

 

“父亲受伤了?!!”源氏睁圆了眼睛,声音有些颤抖。

 

“不是,不是,咳咳。”医者知道二少爷的急脾气,顺了口气赶忙说道,“家主大人没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父亲呢?”

 

“家主大人说去处理这件事,咳咳,刚刚出去了。”

 

父亲去亲自处理些什么事情平日里也和源氏讲的不多,他很快感到不对劲,若是别人也不会亲自让眼前这位医者来诊治,一时源氏脑子也乱作一团。

 

“听说是’外面’的事情,一早有人差遣回来说出了问题,这边赶过去的时候发现是交了火,跟着少主的几个人受了伤,这会儿才接回来……”

 

老者一字一句的讲着事情的经过已经完全进不了源氏的耳朵,“少主受了伤”这几个字让源氏一口气顶的眼前发晕,想说的什么问话都被顶在喉口,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老者看到源氏手臂筋都绷紧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源氏小声的问了一句,“兄者伤势如何?现在在哪里?”

 

“少主没有事,只是手上的人出了事,他听了就赶出去了。”


“他自己?”


“少主出去的急,没看到是不是带了人。”

 

“伤者就拜托了。”源氏没有心思听什么下文,也没入耳甩下句简短的话回屋子抄了龙一文字就冲出了屋子。

 

几日前父亲与兄长严肃讨论着的事情,就算源氏不想入耳,也听了个大概,东边那家与岛田家世代不合的世家似是又惹出了什么事端,与岛田家的生意无关,完完全全是领地和权利的争端。源氏之所以还记得清楚,是因为少有的他的父亲为此训斥了半藏,绿发的青年那夜隔着油纸门窗听到一些类似“你应该更加果断的处理这件事!”之类的言语,而之后的几天半藏也确实只与他的亲信私下里在计划着什么,几乎没有和源氏碰面。


这些日子紧张的气氛就在岛田城中蔓延着,源氏从来不喜欢半藏那副沾到和家族利益有关事情时的严苛模样。


巨龙噬魂,自从半藏在一次族中争端中毫不犹豫射杀了一位分家的族长之后,源氏总能想起半藏那时突然凝聚的目光和杀气,蓝色的光晕撕裂空气带着咆哮的怒吼,那一瞬间源氏觉得耳边只有尖锐的鸣响,灵魂也随着那远去的龙神一并丢弃,似乎那一箭正中的是自己的心口而非他人。家中的气氛越加让他心里压的不适,自己出去寻乐子的时日也就多了。

 

忍者抓着刀几步攀上了厚重的岛田城大门一跃而出,夕阳几近西下,穿过城下小丘树林和街道时,徐徐消失的日光时而隔着树影快速扫过这个影中黑色的身姿。


人鬼并行,逢魔之时。


强制自己回想这几日他有意无意听到的对话,源氏判断半藏现在应该在街上那间非常有名的游屋之中,那里不是岛田的或者那些其他黑道的势力范围。表面上做的是高级生意,却因为这样的原因常常成为这些势力谈判和生意交流的地下据点,既隐蔽又中立,这些大家族的人们时而出现也不会太引起注意。


穿过只能容纳两三人并行的暗巷,这条街道此时特有的五彩斑斓的灯火笼着艳色的光晕,似乎都在遮掩什么。在视野可及的地方,源氏隐在不远的一颗树上观察了一下,果然,那家店已经入夜到了营业的时辰却没有挂出开始营业的灯。


不仅没有灯火,纸窗之后连灯光都没有映出一些移动的人影。


随手拉开一扇窗,一股火药味直冲到感官敏锐忍者的鼻腔中,木制的走廊阴着不详的氛围,走廊中每间和屋纸门下都渗着一点幽光,源氏背着手紧握着腰后胁差的刀柄,压底了身体和脚步仔细的分辨屋内的声音,周遭静的似乎能听到自己耳内的嗡鸣。


彼时一声木制品破裂和陶瓷落地的声音突然从走廊尽头的一间和室里传过来,忍者抽刀一步闪过去,平刃一刀横在臂前劈破了纸门。随着纸破木碎的声响,源氏还没有任何机会看清房间内的情况,一道寒光就刺入目中,眼前的刀刃甩来的白光几乎擦到他的角膜。忍者快速俯身避开这一击,头顶后破碎的华丽和纸门上立刻被泼了一片鲜红的血液,眼前一具刚刚失去头颅的尸体如断线人偶一般直直的倒在地上。伴随着对手巨大的杀气,接下来那道他刚刚躲过的刀刃就径直向自己的胸口戳过来。


铁刃相击出脆响和火光,对手攻击的力道直接击飞了源氏用来挡住致命攻击的短刀,在他同时准备回手拔出龙刃之前,源氏和他的对手终于得到那么一秒相互确认对手的时间。


“源氏??”


“半藏!!”


“你怎么会来这里?”半藏眼中的杀意和震惊混杂出复杂可怖的表情。


“这一刀。”源氏盯着自己的兄长,顿了半晌,喉咙里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而后半句浮在胸口的话语,源氏并没有说出声音,他隐隐在刚刚的半藏的眼神中感到了他从未感受到的威胁。


半藏没有听到源氏说了些什么,快速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本来的六个对手,全部倒在地上,毫无声息。终于松了一口气,半藏将自己的太刀松手丢在地上,后退几步似乎是脱力一般坐到屋子中间的布置长椅上。


源氏眉间抽动了一下,直起身子站在半藏面前,抬手握着刀突然猛地用力将这把龙刃贴着半藏肩颈一侧竖直着扎进木椅的布料之中。刀刃割破了半藏肩侧的衣料几乎擦过他的手臂,刚刚本欲召唤附在刀刃之上的龙神让这把龙刃上也带着不小的杀意,凛冽的剑气在绣着龙纹的皮肤上划出一道细小的血口,半藏并不闪躲分毫,浅浅的叹了口气看着源氏凌乱额发下隐着含着怒气的目光。源氏一手握着龙刃,半俯身要伸手想抓起他兄长的衣领好好质问他一番,却在出手用力的一瞬感到半藏抽了一口气,竟然从喉咙深处溢出一声闷哼。


察觉到半藏的异样反应,忍者手上的动作略略一顿,拧着眉毛低头看过去时,源氏觉得刚刚本来撞到他额顶几乎炸开的血压又抬升了一个档。半藏腰部明显有着不是平静呼吸的浮动,此刻从腰侧的衣料开始缓缓的渗出深红色的血液。


“半藏?”


“……”


“他们说你没有受伤的!”


“啧,还是裂开了,”半藏兀自小声嘀咕了一下,“一早和父亲大人出来的时候……”


“你带着这么重的刀伤出来?!”源氏用力抓了一把自己那一丛杂乱的绿发,一时也无法把事情的头绪理清,他记不太起一早撞见医者的话。


“不是刀伤。”半藏略略想要起身压一下伤口,却发现带着厚棉花软质的布椅和无法用力的腰背成了不小的阻碍,看到源氏攥紧拳头的关节几乎开始泛白,半藏沉默了半刻沉沉的讲了句,“我没事,源氏。”


“不用你说了,我不想听。”源氏烦躁的不行,一把扯开半藏的上装,随手用一把手里剑划开裤子的绑带方便他确认伤口。腰腹处裹着的绷带已经松动,凌乱的绕着,伤口一边已经浸透了血,在屋子里已经非常浓重的血腥味覆盖下渗透出一丝药膏的味道。源氏跪下身子扶着兄长的腰侧,也没有拆去绷带,只摸到绷带散掉的一端整理平整,避免那些拧紧的粗糙质地继续在伤口上摩擦,一边从忍具包里抽了一条固定受伤骨骼用的绑带,压在这圈绷带之外勒紧伤口止血。做这些事时源氏下手速度快且不轻,以至于半藏认为他有意在表达什么不满的情绪。


是的,非常不满。


甚至在固定好绑带的最后一下,他的弟弟绝对有意用力的勒了一把那条带子。


忍到这刻,疼痛和刚刚杀戮过的怒火终于还是击破了本来就不善忍耐脾气的年轻少主。“你闹什么脾气?!”半藏一手把自己勉强撑坐起来,一手揪住源氏的衣服猛的把他拉下来。


源氏被这突然的一拽拉的失去平衡,下意识的想撑住什么又怕一掌压在半藏受伤的身子上,有些慌乱的一手不偏不倚的锤在兄长的胸口,半个身子跌在半藏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身子上。


“嘁~~~”怔了半秒,源氏倒突然从嘴角上扯了个十分嘲讽的笑容。


“哥哥,你这算怎么回事?”






TBC

-----------------------------------------

 

 


评论(11)

热度(34)